返回

其实她真的好喜欢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8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那看你要面子还是要钱了。”赵喻津闭着眼,任由化妆师替她上着眼线,“如果是我,我肯定选钱。”
    陈婷婷点点头,“你说的有道理,让许嘉允多带些,不要以为一个红包就能轻易把我打发了,虽然伴娘人少,但是也能闹出千军万马的动静呢。”
    “也不能太多吧,毕竟这花的也是我的钱。”赵喻津有些迟疑。
    “你真他娘的抠。”陈婷婷再度感概,“但是不巧,我也抠,这钱我赚定了。”
    “啧,我现在给许嘉允打电话说不结了。我要保持未婚状态做你的伴娘。”
    “你少来了。证都领了,掩耳盗铃呢你?不过看在你着实抠门的的份上,我给你说个秘密就当交换怎么样?”陈婷婷眉飞色舞的,也不给她说“好”的机会,就张了口,“你不是总好奇我干嘛那么怕许嘉允吗?我以前说他学霸气场足,其实不是主要原因,主要是因为你们家那位,高中那会儿,还悄摸问过我性取向。”
    “啥?”赵喻津瞪大了眼,“问你?直接问你?”
    “那倒不是,就是,怎么说呢,反正就是试探,过程很复杂,就委托人打听呗。那会儿他跟王意皓还没反目成仇来着,我又跟王意皓是一个初中的,所以他就从王意皓那儿一步步向下发展秘密打听。”陈婷婷感叹道,“这一身本领,要是生在以前绝对的情报人员。”
    当初她还纳闷儿,王意皓一个跟自己八竿子打不着的人,怎么就一门心思找她聊天,还绝口不提赵喻津。陈婷婷不是傻子,谁喜欢自己谁不喜欢,没人比她更清楚了。
    王意皓那一看就不喜欢她这挂的,更何况以前赵喻津还提过文科班校花初中同学那一茬儿。赵喻津不知道这个初中同学是谁,她跟那俩一个初中出来的还能不知道吗?
    再说了,哪有人回回都聊着聊着突然就发两张图片,问你更喜欢第一张的男爱豆还是第二张的女明星的?
    陈婷婷是个机灵的,套话与无形之中,顺带着挖出了王意皓背后的神秘主使──大舅哥。
    她对王意皓的蠢人行为报以十二万分的同情。叫自己情敌大舅哥,还对他言听计从。
    “好好一个学霸,可惜是个傻子。”
    赵喻津憋笑憋的厉害,她是真没想到,许嘉允连这种事儿也干的出来。
    大舅哥?他听着就不亏心吗?也不知道凭这一招他到底骗了多少人。
    这秘密可算是个大把柄,以后拿着嘲笑他肯定很带感。
    ──
    婚礼大都千篇一律,尤其他们这种就住楼上楼下的,连婚车都不用,许嘉允把她抱下楼就等于到家了。
    但是那四位爸妈肯这样吗?
    当然不肯。
    所以赵喻津被迫坐上婚车,开启了漫长的绕镇“旅途”。
    麻烦,但也不是什么好处都没有。
    比如可以借着窗外的风景回忆一下青葱年少之类的,好歹在这里生活了十几年,屁大点儿地方,哪里他们没“叱咤风云”过?
    两人你举证来我补充的,酸的陈婷婷直嚷嚷着有人杀狗。
    好容易回到了小区,又是敬茶改口收红包的老一套。
    摄像团队果然十分专业,全程跟拍,连赵喻津脚底打滑差点撇倒都拍了进去,弄得她很想问可不可以NG重来。
    除此之外,其实婚礼也没他们想的那么累,而且想到后面不用社死,他们俩整个人都轻松不少。接过厚厚的改口费的时候,赵喻津叫人的声音都藏不住的喜悦,差点儿走调。
    唯一不是很开心的大概就是老赵,一再叮嘱让赵喻津一定把钱全捏自己手上,可不能叫许嘉允三言两语骗走了。
    话里话外大概可以总结成“男人没有好东西,万事还得靠自己”。
    赵喻津哭笑不得,严肃保证说,“你放心,这么长时间钱一直都在我兜里呢,许嘉允马上都快忘了钱长啥样了。”
    老赵还准备再说,脑门结结实实地挨了一下,喻乔端着笑,咬牙切齿道,“差不多得了。”
    期间赵喻津还换了套方便点儿的衣服,接着马不停蹄又往吃饭的地儿赶。
    还是老地方,她还是跟许嘉允一起站在门口,看着进来的两家各路亲戚叫人。
    许嘉允叫着叫着没头没脑地笑,说:“你觉不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
    “啧,总感觉上次是提前演习。”上次是哪次,她不用说明,许嘉允也能明白。
    他侧头往大厅瞟了瞟,补充道,“而且主持人都是同一个。”
    好在这次,他们俩是消费者,那叔叔也没有喝高,冷静地遵从他们的要求只负责炒热场子,再不提发言的事情。
    不用当着一众不熟的亲戚朋友面前上演“浪漫桥段”实在是太自在了。
    乡镇的婚礼到了吃酒这一遭就没有什么固定流程了,不外乎是司仪在台上说点吉祥话,玩点儿小游戏散散红包和娃娃,再看看能不能骗几个胆子大的小朋友为新人高歌献唱。
    总的来说,这波甲方的体验极为舒适。赵喻津和许嘉允胡乱吃了几口饭,就被喻乔叫起来示意可以去敬酒了。
    那些看着他俩长大的左邻右舍都没少感慨,有人问他们是不是中学就好上了,有的当初开玩笑说喻乔给孩子找了个“童养夫”,没想到自己嘴这么灵,这俩孩子真成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