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其实她真的好喜欢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5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他们回来几天就几天没有亲亲了,没机会也没时间。因为回了家,他们连住在一起都还不大好意思。
    这几年里,回洛镇对许嘉允来说是一件又幸福又痛苦的事情。
    幸福的是,所有爱的人都聚齐在了身边;痛苦的是,必须跟赵喻津分住两家,连亲亲摸摸都得躲着人。
    如今时机大好,长辈们都在他家商讨细节,后面还要挨个儿通知人,不到个半夜的都不能收尾,而现在的时间──八点刚出头。
    许嘉允思绪一路走偏,整个人都忍不住荡漾起来,亲吻也沾上了些急不可耐。
    赵喻津没松手,微张着嘴喘着粗气,嗔怒地瞪了他一眼。
    许嘉允抵住她的额头,眼眸被光一映,湿漉漉的,语气带着点蛊惑,“宝宝,我好想你。”
    赵喻津也亲了亲他,声音不自觉放软,“我也想你。”
    许嘉允眼眸跟着一亮,使劲儿憋着笑,一本正经地真诚发问,“你想我的什么?”
    “什么?”
    两个人在一起生活这么久,彼此的小话术可以说是已经摸的一清二楚。但他们俩某种意义上来说又都是天马行空的主,知识什么的也是时学时新。
    赵喻津很快反应过来,猛地把脸挪开,“吼,你什么意思?难道以为我叫你来只是贪图美色吗?”
    “当然不是。”许嘉允干脆半蹲下来,将下巴搁在椅子把手上,昂着脸瞧她,“但是我是来让你享受的。”
    赵喻津忍不住暗骂,今时不同往日,这可是在家里,而且楼下爸妈随时可能上来,这厮胆子也太大了些。但是,但是好他娘的心动哦。
    第72章 番外06 青梅同竹马·★
    虽然他们在一起谈了挺多年的恋爱,但算起年龄都还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气氛一起来便是天雷勾动地火。
    许嘉允在楼上磨蹭的那一会儿就是洗了个澡,为了掩人耳目,他穿的规规矩矩,衬衫西裤熨整妥帖,只有身上木质的沐浴露香算作证据。
    他一边亲着人,一边还腾出手拉上窗帘,反锁住了卧室门。赵喻津被亲的七荤八素,一度觉得自己要窒息。
    许嘉允带着她陷入柔软的床垫,膝盖跪在她身体两侧,将她手腕叠在一起按在头顶,单手摸到自己腰间的皮带。
    他手指很长,骨骼分明,慢条斯理地用力,锁扣发出清脆的声响,为这个寂静夜里注入暧昧与情色。
    赵喻津身体一阵发麻,像只搁在浅滩濒死的鱼,除了大口呼气以外,脑子一片空白。
    许嘉允俯身,细密的吻落在她的颈窝,莫名感慨,“这是你的床哎。”
    她有些想笑,“怎么了?你又不是没睡过。”
    “那怎么能一样的?”他含住她的耳垂,嘟嘟囔囔的,“以前是睡觉,现在是睡你。”
    赵喻津老脸一热,瞪着他,“要死啊你。”
    许嘉允不答话,伸到她睡衣里,兀自拨弄着。
    她不自觉地从鼻子里发出一声轻音,抓着他的手,“别。”
    “为什么,我们都好久了。”他压低了嗓子,就是不撒手,甚至恶劣的又用了用力,如愿以偿听见身下人又嘤咛几声。
    “不是。”赵喻津拿他没有办法,干脆抱着他的脖子,将人拉下来,“是没有那个。”
    他们才刚领证,婚礼都尚在筹划,事业也都在顺风顺水往上走,这个时候怀孕还是太早了。
    许嘉允闷闷地笑,“不怕,我带了。”
    “什么?你带哪儿了?”赵喻津有些惊讶,收拾行李的时候也没见他拿啊。
    他不知从哪里变出两个小方袋子,松开禁锢住她的手,抱着她转了个边,眼里亮亮的,“现在来吧。”
    局势调转,赵喻津还有些懵。
    许嘉允见她没有动作,挪坐起来靠着床头,小小地叹了口气,将袋子塞到她手里,“我这可是给了你翻身的机会的,是你自己没有把握,待会儿可别又撒娇说自己不行了。”
    原本赵喻津对这些话,也算是司空见惯。可现在场景时机实在太特殊,就算两个人彼此坦诚相待不知多少次,她还是少有的觉得拘谨。听到他直白不加遮掩的话,刺激的浑身发麻,赶紧伸手去捂他的嘴。
    因为动作太突然,许嘉允毫无准备,头磕在床头声音有些大。
    赵喻津注意力立马被转移,凑上前就要去看。
    而他对这即将到来的事情早就期望已久,做足了心理建设,自是毫不手软,也顾不上头,姿态略强硬地贴着她,手一路往下滑,“宝宝,你再看下去,你爸妈可就要回来了。”
    不得不说,他先前对自己的定位还是挺准的,既然赵喻津说自己狗,那他就要做最能做的狗。
    这场欢好并没有以前自在,他们不仅要小心自己的声音还要时刻关注窗外会不会有熟悉的脚步声。
    于是他们不得不在举措过分之后,稍稍停下屏声观察。
    又荒唐又好笑。
    赵喻津抓着他的小臂,将头往枕头里扭,闷声笑。
    许嘉允身子微绷,对她此番神情极为不满,并决定用行动报复,“笑什么啊。”
    她一时不察,小小惊呼一声,见他恼羞成怒更加欢快,“没有,就觉得你还挺难的。”
    “难?”
    “是啊,都持证上岗了,还弄的跟偷情似的。”她一笑就更加阻止不了自己发散的思维,“还有啊,你不觉得刚刚我们俩突然安静,就跟以前高中班上晚自习一样吗?明明一个老师都没来,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不出声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