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其实她真的好喜欢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我不做声,他又放低了声音,“求求你了,我很害怕的,你护送我回去还不行吗。”
    “你求我的?”我顿住脚,有点怀疑自己听错了。
    许嘉允笑了一下,伸手扒下我的书包带子,“对呀对呀,我求你的。”
    路灯下他眼眸明亮,说出的话温柔又诚恳,“我求求你了,陪我回家吧津津。”
    第07章 不是人人都是许嘉允
    我的运气一向不怎么好,比如偷懒没背的课文总会出现在试卷上,超市满额抽奖,却连纸巾都抽不到。
    跟我形成强烈对比的是许嘉允。
    一个总是能从一堆冰红茶里挑出再来一瓶,一个走着走着就能捡到二十块钱,一个玩弹珠赢了满当当一箱子的神奇男子。
    我爸妈将这些总结成“因果循环”──我对许嘉允太过霸道,以至于老天爷总会在别的事情上对他青睐有加。
    在“单均昊”和“慕容云海”正流行的年代,霸道是用来夸人的。
    所以我一直觉得这是对我的称赞,并且兴致勃勃地将这件事告诉许嘉允,希望达到与民同乐的高级情绪。
    许嘉允对此的回应是,你开心就好。
    那时候的我尚且不知道有一种情绪叫做敷衍,只觉得他这句话十分有道理。
    时值中考,老师带我们复习文化常识讲到鲁迅。自然不可避免的说到小学那篇著名的三味书屋和鲁迅的“早”,也十分应景地让我们学习鲁迅先生,用一句座右铭激励自己。
    在大家都用各种名人名言展示自己的雄心抱负远大理想的时候,我格外郑重地写下“千金难买我乐意”。
    我们的语文老师是一位非常古板的老先生,他经常鼓励我们走出小镇去外面的大千世界看看转转。他觉得少年人要有自己的心气和傲骨,将国家的未来背负在自己的身上,力求为国效力,树立远大梦想。在一干“为中华崛起而读书”的荡气回肠里,我显得有些……过份洒脱了。
    这种洒脱出现在小朋友的身上是有些不合时宜的,于是他十分严厉的在课上从抵抗外辱开始讲起,其中贯穿无数伟人的励志事迹,最后引出中心主题──立志当高远。
    放学的时候我和许嘉允恰巧跟老师碰见了。
    老师斟酌再三,先赞扬了一通苏轼李白的洒脱豪放,继而话音一转说万事只求自己开心之类的洒脱还是有点早了的。毕竟李白的洒脱基于才华,而我们如今的洒脱基于跟在后头擦屁股的爸妈。
    不得不说,我的缺心眼在那个时候已经初露端倪了。以至于在如此明显的暗示下,依然觉得他嘴里的“洒脱”是个好词。而我是一个拥有这个年纪不该有的成熟的“早慧儿童”,也就是大家通说的天才。
    吃饭的时候,我随口一提,“今天我们老师讲话有点夸张了。”
    那个时候我的成绩其实挺好的,但是不怎么稳定。几乎每一位任课老师都在期末的学生评价手册上给我写“赵喻津同学性格开朗乐于助人,但是略微惫懒粗心,学习后劲不足,仍需努力。”
    “他说什么了。”喻女士问。
    “嗐,也没什么。”我装作云淡风轻,力图用最随意的语气塑造出自己淡泊名利的高大形象,“就是说我像李白。”
    “李白?你?你们老师疯了吧。”老赵捧着饭碗乐了。
    我非常不满意他们乐呵呵地态度,“真的是这样的,不信你问许嘉允。”
    许嘉允抬头看我一眼,有些一言难尽地“嗯”了一声,含糊道:“算是吧。”
    我想语文老师一定不会知道,在后来的漫长岁月里,我真的把李白当做了自己的人生标杆,而就是因为这份不求详解的洒脱,让我以后活的比其他人都要轻松许多。
    *
    高一的时候我和许嘉允分别在一中最差和最好的班级里。除了同一个教官同一个体育老师以外,我们的交集就只剩下上放学的电动车和跑操时候远远的对望。
    我从小不怎么好的运气似乎有了些转变,可是转变的有那么点不彻底。比如军训的时候分配到了最帅最温柔的教官,但是开学了依旧难逃八百米的厄运。再比如进了对学习质量要求很高体育一月才一节的一中,学校却为了响应号召开办了第一届秋季运动会。
    高中时候的运动会意味着热闹和三天的假期,开心是当然的,但是报名任务发下来的时候,除了几个体育生以外,大家内心都是拒绝的。
    好在我次次八百米吊车尾,跑不快也跑不久的成绩,稍稍拒绝以后,总算没有人再想要我去跑步。
    可是我千算万算没想到,他们会让我去投篮。
    许嘉允说,这大概就是世人赋予我们的刻板印象。
    于是课间休息放学以后,篮球场上多了不少练习投篮的选手,其中就包括我。
    运动会的规则就十分的不合理,明明是男子篮球,为什么非要在中途加入女生投篮的环节?
    好在许嘉允是他们班篮球的前锋选手,练习准头之余还能教教我怎么锻炼手感。
    在对付完这场团体赛后,我万万没想到,许嘉允他们班的投球手会因为身体原因不上场。我更没想到,我好不容易扔完三个球以后,还要被许嘉允逮住一起去参加他们的球赛。
    许嘉允一把就揪住了我的校服领子,告诉我说这是学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