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其实她真的好喜欢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我有很多跟许嘉允意见相左的时刻,而事实总能在最后证明他是对的。今天他这番言论虽然还未有切身的实践证明科学性,但我深以为然,用点头表示我的赞同。
    “至于恋爱。”许嘉允顿了顿,视线不自然地从我身上掠过,补充道,“不是看现在你能看见的人有谁,是要看谁一直能让你看见。”
    第05章 别人家的孩子
    初中就这样在不咸不淡人际交往和老师们铺天盖地的“未来危机论”中度过。
    托大家的福,中考的时候我奋力拼搏,终于以压线的成绩考上了我们县里最好的高中,而许嘉允是全县第一。
    人这一生都有一个共同的宿敌,一个被叫做“别人家孩子”的抽象概念。
    如果这个抽象具体起来,就意味着你经受的打击会比其他人猛烈很多。
    尤其是这个人还具体到跟你朝夕相处的时候。
    在喻女士恨铁不成钢的“无能狂怒”里,中考结束的这个暑假,我开始了和许嘉允一起补课的日子。
    我十分想不通,许嘉允这样的成绩为什么要浪费这大几千块钱。
    那会儿许嘉允已经长大了,不再是小时候那个屁颠颠地对我盲目崇拜的“小红红”了。
    他捧着试卷奋笔疾书,听我的质疑也只是淡定地提醒:还有五分钟就上课了。
    我看了看空了大半的数学题,头皮发麻,只能祈祷待会儿老师不要抽我上去做题。
    然后我的愿望落了空,更让我发麻的是,跟我一起被抽上去的还有许嘉允,原因十分简单,我们是在场唯二考上一中的。
    大概是为了让我们当表率,老师挑挑拣拣,出了道思维拓展题。
    还有什么比跟一个学霸同台竞技更让人尴尬的事情吗?
    我觉得是没有的。
    我不是一个普世意义的好学生。
    摸着良心讲,我在胜利小区乃至洛镇街道的好名声全是靠着卖乖得来的。
    大人们总是比我们更喜欢脑补,比如乖乖的孩子就应该是好学生。
    所以在我只考了班上二十名的时候,面对隔壁叔叔阿姨们对我“优等生”的定义我是心虚的。
    可我是一个非常要面子的人,甚至到了虚荣的程度。所以为了维持这种大家心中的印象,我也只能按捺住想玩的心硬着头皮学习。
    就这样考前许嘉允还是给我突击补习了的,我能考这么好,坦白讲一大半主要原因还是在许嘉允。
    他曾经给我下评价说我不是笨,我相当聪明但是懒。
    许嘉允说的对,不过懒真的很舒服。
    这种舒服和享受在被揪到黑板上写题,底下坐着全是我不认识但是要相处一个多月的人的时候演变成了后悔。
    没人不喜欢夸奖,每个人都想成为可以在人群中闪闪发光的人。
    十四岁的窘迫是因为黑板前做不出来的数学题,打垮十四岁的光鲜亮丽的也就只是那一道数学题。
    我只能强迫自己不停读题,磕磕巴巴地把相关公式写在上面,旁边的许嘉允下笔如有神,粉笔敲击在黑板上像是催命符。
    许嘉允是看了我一眼的,因为我奋力想要瞥瞥他的答案的时候恰巧瞧见他扭头。
    然后他放下粉笔,转过身来看着老师说,“我不会。”
    一个人丢脸的时候屈辱的感觉是成倍的,但是当一个学霸和你一起站在黑板前说他也不会的时候,这种感觉就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老师大概也意识到自己的题目确实难了点,讲了几句没关系让我俩回座位。
    许嘉允的鸡贼从那个时候就显出了天赋,我坐回去的时候,他老人家拿着板擦将自己大半黑板的过程擦了个干净,只留下我那几个瘦瘦弱弱的公式,看上去有点好笑。
    我瞪了他一眼,这厮,知道顾及自己的面子怎么就不知道替我着想。
    许嘉允当然没能理会我的意思,他点点头说,“不用谢。”
    ……我谢你个锤子。
    台上的老师猛然提到我的名字,对着那写的又瘦又小的几行公式表示了赞扬,虽然我没有算出结果,但是这个切入点还是正确的,可以看出来我的底子很不错。
    同学们也十分给面子的鼓起掌。
    这是我人生第一次面对这么来势汹汹的赞扬,可以称为继“幼儿园读了一周就去小学”以后我人生的又一高光时刻。
    许嘉允坐的平平稳稳,跟大家一起鼓掌,又重复了一遍,“不用谢。”
    *
    高中要学的科目众多,为了防止我暑假太闲呆在家里偷偷玩电脑,我妈顺手给我把晚上的班也报了。
    于是年轻轻轻的我已经开始提早适应晚自习的氛围了,当然了,许嘉允也没逃过。
    不过我俩的区别是,他是主动要求的。
    这人对于学习似乎永远保持了一份不曾消磨的热情。
    喻女士扼腕叹息的时候也经常就着这一点来愤懑于我的不思进取。
    洛镇虽然小,但补课的地方离我们家还是有点距离的。尤其是晚自习结束,已经九点,路上怎么说也是有点危险的。
    我骨子里的懒其实是遗传自我爸妈的,当暑气一点点膨胀的时候,原本夜里放学接我回家的任务也随之慢慢演变成了许嘉允骑车带我回家。
    每回我们下课,都混在一群接孩子的家长里,堪称一股清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