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其实她真的好喜欢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一开始也是疼的,后来玩儿开心了就也没什么感觉了。我还心想好歹穿了秋裤的,总归不至于磕破,只要不上红药水,爸妈铁定发现不了。
    直到夜里回家洗澡的时候,我悲哀的发现,我的秋裤——脱不下来了。
    右腿的裤筒牢牢地跟我的小腿黏在了一起,还能看见渗出的已经变暗的血。稍微动一下就是锥心的疼,边缘露出来的肉闷得发白还在往外渗血。
    我自己是下不去狠手的,最后还是硬着头皮叫来了我妈。
    我妈一向是以虎出名的,打眼一过手顿都没顿一下,直接给我撕了下来。
    我的哀嚎像是杀猪,连楼道的声控灯都叫亮了。
    最后的最后,还是许阿姨过来替我上的药。
    在大人的盘问下,我以一人抗下所有,愣是没出卖许嘉允踢板凳的事情。
    他怎么光能记住小事儿而记不得我做出的卓越贡献呢?我痛心疾首,控诉许嘉允没良心。
    许嘉允眼皮都懒得抬,十分精准的列出了我拿这件事情要挟他帮我做的种种作业。
    ······
    我尴尬地笑两声,开门回家,实际上心里给他下了判词。
    古人云:大丈夫不拘小节。
    许嘉允的脑子光背课文还不够,竟然还要记仇,看样子是没什么出息了。
    第03章 不会说话就不要说了
    我爸妈文化水平不是很高,对我从小一贯秉持的是打击式教育。而他们的教育理念里尤为重要的一个认识是——不能给钱。
    每次看家有儿女的时候,我都十分羡慕里面的零花钱制度。毕竟作为一个一直身无分文的人来说,可以有自己支配的资金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情。
    我爸妈怕我有钱跟别人学坏,也怕我花钱没有节制会动歪心思,于是干脆在源头上解决问题,压根儿不给我摸钱的机会。
    每次我提出抗议,他们就会举出各个例子,像我说明“有钱学坏”这一观点。初中正是青春期意识觉醒的时候,我有时候也会呛嘴说拿许嘉允反驳。
    这个时候,我妈就会冷笑一声问我,“这世上有几个许嘉允。”然后亮出毛衣篮里面反光的棒针,在空中挥舞几下。
    我心有不甘又没有贼胆,连带着想要换车的事情也不敢提了。
    国庆假期的最后一天,在几番明示暗示无果的情况下,我认命地下楼给老破旧打气。
    下楼的时候许嘉允房间的窗户开着,他坐在桌边跟我挥挥手,视线落在打气筒上,“打气啊?”
    “不然呢。”我懒得跟他废话,蹬蹬蹬地下楼。
    刚把门芯扭开,许嘉允就来了,他自告奋勇地蹲下给我接好头子,问,“你跟你爸妈说换车了?”
    “没有。”
    在列举反面例子之前,我爸妈先跟我描述了一下家里的财政状况,比如洛镇现在人很少,家里生意不大好;再比如前几十年都没有攒下来钱,现在才开始攒一点点;又比如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一个夏天电费都花了四五百,赚的还没花的多······总结起来就是“华美的衣袍底下满身的跳蚤”。
    我怕我爸妈不答应给我换车,更怕他们答应给我换车。在这样及其复杂的情绪下,我选择了闭嘴。
    许嘉允松了口气,点点头,“那就好。”
    “嗯,嗯?”什么就好?
    下一秒我的疑惑得到了回答,许嘉允站起身,从兜里掏出钥匙按下,距离两三米的地方崭新的电动车发出了急促的叫声,有点刺耳。
    “我的新车,以后我是你司机。”他靠在车棚柱子上,单手插兜,漫不经心。
    我看看车又看看他,几乎原地跳起来,“真的吗?”
    许嘉允将手在我面前展开,钥匙圈套在他手指上晃晃悠悠,“千真万确。”
    “许嘉允!”我太开心了,几步上前抱住他胳膊,“你太给力了!”
    许嘉允手握成拳放到嘴边咳了咳,故作谦虚道:“低调低调。”
    什么老破旧什么自行车统统见鬼去吧,我把打气筒一拔,豪情万丈,“我这就把东西送回家,待会儿你骑车带我。”
    许嘉允昂了昂下巴,带些矜持的点点头,“嗯,也行。”
    电驴跟自行车坐起来完完全全是两种不同的体验,许嘉允的车是白色的,车身两边还贴了美少女战士的贴纸,看上去十分少女,也跟他人高马大的形象十分不符。
    许嘉允对于我的疑惑云淡风轻,“哦,我妈弄的。”
    确实像许阿姨的风格,我点点头表示理解,然后灵光乍现,“我知道了,你是怕自己骑这么少女的车上学会被人笑话,所以找我给你打掩护对不对?”
    许嘉允沉默了。
    果然,被我猜中了。
    我拍拍许嘉允的肩膀安慰他,“你说当初你要是让我认了许阿姨当干妈,也不至于到这个地步对不对。”
    许阿姨不止一次的说过想要个女儿,可惜年纪不合适了,又怕辛苦。后来她干脆走迂回路线,什么小裙子发卡的都往我家送,甚至提出要认我做干女儿。
    我当然愿意了,多个干妈,以后逢年过节的不就多份礼物多份红包了吗?
    我们两家一拍即合,唯一不肯的是许嘉允。
    在这件事上,许嘉允表示了坚决反对的立场,竟然当场摔碗说不吃了。许叔叔哪能忍他,招呼着就要上手打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