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其实她真的好喜欢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这是原本是我留着要扭转霸王英名的道具,但是眼下把他哄好不要告状才更重要。
    能屈能伸这个成语,是我精彩纷呈的童年里最最融会贯通的一个。
    *
    许嘉允太老实,几句话就将家里的事情说的明明白白。虽然夹杂了很多我听不懂的词和事,但总结起来就是他们要一直留在洛镇,一直住在这里了。
    这对我来说是一件很好的事情,毕竟他比我所有的“手下”都要好看,有这样一个小弟,是非常有面子的。而且他还有非常多我没有玩过的奇奇怪怪的玩具,比如我只在电视里看过的魔方。
    当时我以为只要我的动作跟电视剧里一样快,这个魔方就能够恢复的原样。现实情况是我既没那个手速也没那个技巧。于是我没了耐心把魔方丢给许嘉允,转头找别的东西去。
    许嘉允不爱说话,莫名其妙被别人玩了玩具也呆呆的,捧着魔方扭来扭去,闷声低着头耳朵红红的眼角也红红的。
    所以我给他取了个爱称,红红。
    这个爱称一经问世就遭到了他的抗议,“我不叫红红。”
    “这是你的小名。”
    “我小名也不叫红红。”
    “你好笨呀,这是我给你取的小名。”
    他大概是翻了个白眼,反正我听出来他的语气跟我妈在家里说我爸是智障的时候如出一辙,“你傻呀,小名是家里人叫的。”
    “我也是你家里人呀,我现在就在你家里呀。”
    若干年后,我对自己说的话和所作所为十分后悔。
    但在当时我已经玩腻了玩具,开始撺掇着他跟我一起翻窗户出去。
    许嘉允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蹲在窗台上无论如何都不敢往下跳。
    我还惦记着楼下的小伙伴,所以眼一闭手一张,示意自己会接住他。
    “不行,我很重的。”
    “我肯定会接住你的,我发誓。”
    “妈妈说人面对危险是会本能躲避的,我冲你扑过来,你一定会躲的。”
    “不会的,我肯定可以的。”我非常笃定,这可是个证明我威名的大好时机,而且窗台这么矮,就算没有我他也一定可以的。
    许嘉允也下了狠心,一咬牙一跺脚,闭上眼睛就跳了下来。
    在他冲我扑过来的时候,我确实抑制住了自己躲避的本能,但是我没抑制住他的惯性。
    五岁的那年春天,我损失了第一颗乳牙。生活过早地教会了我逞强的代价。
    *
    许嘉允的爸妈很忙,忙到总是会把他锁在家里。
    女孩子无论哪个年纪都是爱美的,自从我的牙齿被磕掉以后,我就羞于见人,整天闷在家里。
    许嘉允出于愧疚,开始自己翻窗出来到我家陪我玩。
    他总是轻轻慢慢地叫我“津津”,尽管我一再纠正,要叫我“行走江湖”的诨号——霸王。
    “霸王是男孩子。”他慢吞吞地吃着旺仔小馒头,说话一字一句温温吞吞。
    我十分不屑他的斯文模样,抓了一把塞嘴里,“才不是,我就是霸王,我是女孩子。”
    “霸王是男孩子,他老婆虞姬才是女孩子,你演不了霸王,只能演虞姬的。”
    我可听不懂什么鱼和鸡的,但是作为一个江湖“霸王”我是不能在小弟面前露怯的,所以我十分的理直气壮,“反正我就是霸王,什么鱼鸡的不是我,是你还差不多。”
    许嘉允抓小馒头的手顿住了,看看我又看看地板,耳朵又变得红红的,扭扭捏捏了半天,才说:“那好吧。”
    我十分满意这个新收的鱼鸡,毕竟他除了不喜欢叫我诨号以外,还是十分听话的。
    但是好景不长,有一回我们还是碰见了我妈。
    在问清楚前因后果以及许嘉允是怎么出来的以后,那扇窗户就上了防盗。
    而我亲爱的母亲当然给了我一顿打,理由是:翻墙违法,翻窗也是。我的行为是教唆犯罪。
    大人们为了防止孩子作死总是会把事情的后果无限扩大,没有生活阅历的我们也总能被轻而易举地吓住。
    一次霸王的称号,一颗乳牙,一顿打。
    我心里对美色的眷恋就这么消磨了。
    电视上张无忌的妈妈临死的时候告诉他,漂亮的女人会害人。
    我摸了摸被拍红的大腿十分不赞同,漂亮的男人才会害人!
    *
    黄金周假过后,院里的小伙伴又都开始上学了,我整天呆在楼下无所事事,许嘉允没看出来我的敌意,还是天天来找我玩。
    一来二去的,我们两家人也熟悉了起来,在我爸妈的真诚建议下,许嘉允家不再开始上锁,他终于可以不再犯法出门了。
    我心里还是松了口气的。
    电视上重案六组里的人说了,犯法的人是坏人是要被抓起来坐牢的。坐牢是回不了家也不能玩的,没有零食吃连甜甜的健力宝也喝不着。
    许嘉允虽然得罪了我,但还不算是坏人的,毕竟那辆小汽车的事情,他就没有告诉其他人。
    这个暑假对我来说格外的长,小伙伴们大都开始被拘在家里写作业,许嘉允到了上学的年纪,开始准备入学一年级了。
    我爸妈给我找了个幼儿园,我开始上小班了。
    但是很快,我就被“劝退”了。
    幼儿园园长是我妈妈的朋友,她说我很聪明,目前掌握的知识完全可以上一年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