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春日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朱宁眨了一下眼睛,我看到他又长又翘的眼睫毛,忽闪一下,像扑棱的蝴蝶翅膀。
    他太白了,嘴唇被衬得很红。
    “嗯?”朱宁又靠近了一点。
    可能人越是缺少什么越关注什么,皮肤暗黄的我竟然对一个屡次三番惹到自己但不失清秀的男生看得出神。
    身为处女座,如果觉得有人脸上脏了总是坐立不安想给他擦一擦,脸上有痘也心痒难耐地想帮他挤一挤。
    朱宁,干干净净的。
    昨天班主任的话还犹言在耳循环播放,“你心里没把自己当成2班的学生,你融不进这个班。”
    “不是。”我把校服拉链拉到脖子顶,低下头把下半张脸全部埋进领子里。
    朱宁被那个同学拉回去,“你看看,认错人尴尬不?”
    “她,她就是莫希啊。”朱宁很不解。
    我把脸转向窗外。
    朱宁就像是个长不大的弟弟的样子,我没怎么把他当回事,自动过滤了他的嘀咕。
    打开车窗,深呼吸,雨后的空气很清新。
    到站了,我下车走在前面,校园里的花草,树木,地面,全都湿漉漉的。
    朱宁紧跟着我,怕跟丢了似的,脚步节奏和我一模一样。
    变态。
    迈进立雪楼,我没有迟疑地走向教室——这个教室,我的腿脚已经很习惯了。
    朱宁两步跑到我前面,“你还说不是2班的,你不就是吗?”
    真是个不识趣的家伙,跟了半天就想证明这个。
    “顾安东,你来看,她骗人的!”朱宁招呼刚才和他一起的男生。
    靠,这是在围观稀有动物吗。
    除了瞪他一眼并火速进去教室我不知道还应该怎么回应,再耽搁一会估计大家以为这儿有大猩猩。
    我按平常程序落座,摆好文具和书本,这时李芷柔进来了。
    我的余光察觉出她坐下后定定地看着我,又低头翻书。
    不一会儿又看我,又看书。
    重复多次。
    “有事?”我轻声问。
    这语气我压低并柔化了好几个档,从第一天来到这儿,我就想表明自己是健康无害的,你,你们,什么时候才能明白。
    “没事儿啊。”她梗着脖子说。
    没事就没事。
    马上要考试了,我也马上就解脱了。前提是考好点儿,不需要多好,能让我选位的时候离开这儿就行。
    板凳一整天都处于垫高状态。
    学习间隙我偶尔会庆幸,没有来到一个传闻中需要爸妈给老师送礼请客才能得到满意座位的班级,一切自己搞定就好。
    这也是我第一次体会到,有些事情就是要你凭本事去争取的,优胜劣汰,成王败寇,竞争这个词,真真切切出现在了生活里,我也真真切切地感知到了,并且了然,它将一直陪伴我的余生。甚至隔壁有个班黑板上方的红字标语就是:两眼一睁,开始竞争。
    不会再像小时候,装傻撒娇不行,歇斯底里不行,摔打吵闹更不行。
    这就叫成长吗?如果是,这成长让我清醒,让我理智,也让我恐慌,让我孤独。
    自从那天在朱宁口中听到了顾安东这个名字,好像这个名字就总能出现在我的耳朵里。
    “顾安东,你起来说这题。”
    “这次作业就顾安东做的最好。”
    “大家应该多向顾安东学习,看看人家下课干群里什么,你们下课干什么。”
    “顾安东,麻烦你过来帮我看下这题。”
    他坐在第三排,风扇底下,和我当初在32班的位置一样,看得见黑板且不吸粉笔灰,和老师方便互动,和同学方便交流,其实对于顾安东来说,方便交流不是什么好事,因为这交流都是单向的,只有输出,没有输入。
    我再对这个班里的同学陌生,也能够猜到,这是个360度无死角好评的三好学生,家长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
    顾安东旁边,是个同样显眼的女生,这显眼是因为她也被频频关照——老师们都用宠孩子的语气和眼神喊她回答问题,她同样有一个很好记的名字——唐圆圆。
    我在公交车上见过顾安东的脸,匆匆一瞥,只能说一句轮廓分明。那时我还没有见过很多的人,对长相没有清晰的认知,也没有预见世道对外表的重视。
    我只知道朱宁皮肤白,陈熠皮肤黑,顾安东皮肤黄。
    而唐圆圆,永远看见的都是她的后脑勺,但看到老师大人们宠溺的眼神,猜也必定是个可爱的女孩子,一如她的名字。
    有时候坐在最后的拐角一扫全班,个个都挺温柔的。
    作者有话要说:  蠢.比作者,在电脑上锁文退不出来,到现在才退出来更新,涨教训!
    第13章 李芷柔的小秘密
    顾安东真的很热门,很多人都去问他题目。而我不懂的只需要问郝仁就足够了。
    有次他给我讲题讲着讲着,抬眼睛说:“其实我成绩不怎么好,有的地方也稀里糊涂,如果你觉得我讲的不好,就去问问顾安东,他什么都会。”
    顾安东顾安东,哪里都是他。
    “不用。”我笑了一下,“杀鸡焉用宰牛刀。”
    “啊?”
    “啊什么啊。”
    “怎么听着有点别扭。”
    左前方男生叫陈熠,陈熠和我在32班后面的男同学一样,八卦,调皮,无辜地带着幽默,一副天生不知愁的样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