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春日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上了大学还要考试啊……我可不考,青春就在考试中度过了,不值当的。”
    “不想考就别考,你看我走上这条路就下不来了……”我听见丁琪在笑,又转为沉默。
    “你在想什么?”我问她。
    “我其实有点害怕……要是再考不上可怎么办,我都这么大了,没有男朋友,没有工作,还在家啃老,别人都去社会上历练了,我却像个高中生一样看书做题……”
    我听得出来,她是真的害怕。
    她说她在这条路上下不来,我不知道为什么下不来,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
    后来说了些什么我记不得,好像说着说着都睡着了。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我不喜欢李煜的伤感,却总是觉得他的词很贴切,也是讽刺。
    第二天我是被丁琪的闹钟吵醒的,一大早就开始奏国歌。
    她挣扎着起床,把我也拽起来。
    “困死了,丁琪,天还没亮诶……这样学习的效率低,我都懂这个道理你怎么还不懂,就算坐在那看书也是耗时间。”我很费劲地把眼睛睁开一条缝,试图劝她放弃这种贫“困”战术。
    “少废话,赶紧去洗把脸你就不困了。”
    “水干就又困了,我到了学校困怎么办。”
    “困你就掐自己。”
    “那我哪舍得。”
    “希希,你听着,从今天开始我要好好学习了,我也会带动你,咱俩一起互相鼓励互相监督。”
    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大我7岁的姐姐声势浩大地要和我一起互相鼓励对方学习……征求我意见了吗?
    她接着说:“吃完饭我去超市买点咖啡,风油精,再买一个台灯,放心,我也会给你买的。”
    放心?这是要头悬梁锥刺股啊,我上哪放心去?
    “姐姐,你好好学习就行了,我就不加入了哈,我在学校已经够努力了。”
    老天爷,我不是故意撒谎的,实在是她逼人太甚。
    “我把你被子里面夹的那本小说给舅舅信不信,柜子里可还有一摞呢。”
    “你说什么呢,哪有一摞,就几本,这话可不能乱说……”我对她强笑着,“一起鼓励就一起呗,我不会的题目还可以问你,挺好的。”
    小说没有还给阿牛,如今作为把柄落在她手上,惹不起。
    我洗漱完毕背上书包要走。
    “希希,等一下!”丁琪端着个碗对我说,“壮士,干了此杯吧……”
    又是黑咖啡。
    我捏着鼻子一口喝完,做出一个满意的表情,把心里的白眼换成脸上的微笑,转身离去。
    一天之中我只有午饭在家吃。每天我都起很早,其实我不是不喜欢睡懒觉的人,只是为了避开姑父——在他面前我就像做错事的小孩子,连手都不知道往哪放,而没话找话说又太生硬,把氛围凸显的更加尴尬。
    所幸的是,不管我起多早,都能吃到早饭,大街路边的早点,好像一天都不收摊似的。
    我的自行车在城西菜市场门前吊链,下来找树枝撅着屁股修理,把链子挑上去。
    一个妈妈带孩子路过,指着菜市场已经开始热火朝天摆摊挂肉的人说:“看到没有,你以后不好好学习就得像他们一样起早贪黑地干活。”
    我和那位小朋友都朝菜市场里面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表——五点四十多分——丁琪,今天真的是起太早了喂!
    这位妈妈的话也让我不舒服,可是无从反驳,憋的慌,只得暗搓搓地在心里说,劳动最光荣。
    三年后,我上了大学,或者说,大学上了我。大学图书馆旁边是个舞池,小型趴和聚会都在那里举办,很闹腾,但图书馆隔音好听不到声响。一个不是节日的日子,舞池聚集了一些同学,周围挂着彩灯,音响放着躁动的音乐。
    我因为准备考研拐向图书馆的方向,对,是走上了和姐姐一样的考研之路。旁边一个领着孩子的中年女人,音响声太大所以她弯着腰大声对孩子说:“以后,我说以后啊,那边的人毕业就去工作了,几千块钱一个月。”她大手往舞池那边一挥,好像真的可以决定那些人的命运。
    “这边的人就去读研读博,找几万块钱一个月的工作。”她又胳膊一甩囊括了包括我在内的自习的同学。
    小孩子走路踉踉跄跄的很可爱,到我腰那么高,分不清男女,似懂非懂地看着她。
    我没有因为被概括为将会“更好”的人而欣慰,只是想起多年前,城西菜市场,一个妈妈也是这样对着孩子说,好好学习,挣更多更多的钱,以后不累。
    还有同样的如鲠在喉的我。
    早饭我只在一家吃,那儿的杂粮豆浆最良心,和我妈在家打的一样浓。
    后来时间久了,我会和大伯老板聊几句,一个星期就互相把底细都摸清了。老板是个六十多岁的大伯,退休后为了给嫁到上海的女儿多攒点钱,早晨摆摊卖早点,下午去机关大院打扫卫生。
    “女儿一个人在那儿,没钱可能会受婆家的气。”
    所以以后我再去吃饭,要吃平时的两倍。
    再后来客套话说完没得聊了,每天我第一句话就是问,我今天是第几个呀。
    “你今天第三,很早啦。”
    “嘿嘿,我洗漱的时候磨蹭了一会,要不就是第一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