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春日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我知道他要干什么,刚想说不能,那几个站着写字画画的人都转过脸朝我看。
    “嗯,可以。”
    他把板凳拎到黑板旁边,二话不说踩上去,连张纸都不垫。
    我听到心里响起一句骂人的话,不不不不是我说的。
    淑芬儿刚想撇嘴笑,又有一个人过来管她借板凳,她的嘴角又顿时耷拉下来。
    啧,同是天涯沦落人,何必呢——我还是对淑芬儿气到脸发抖的那一幕耿耿于怀。
    放学回到家,在楼道里就听见家里的吵闹声。
    “你今天又跑哪儿去了?一声不吭就一天都跑没影,你知道我们多担心吗?”姑姑的声音。
    我在门外踌躇,不知道是等他们吵完再进去还是现在若无其事地走进去径直奔向卧室。
    “我那天悄悄回来就是不想惊动其他人,可你还告诉亲戚告诉邻居的,说我没有工作无所事事,我已经很不好意思很愧疚了,一大早小叔婶婶大舅大伯就来咱家围着我问东问西还把他们家孩子不时拿出来比比,他们真是来关心我的?你为什么不能理解我一下,还把我放在这样一个这样……”
    丁琪词穷了,但是我知道她要说什么。
    屋内没有声音,一片沉默。我想,该我出场了,或许可以缓解气氛。
    我打开门,很自然地坐在丁琪旁边,她面无表情地塞给我一个马克杯,冒着热气装着黑乎乎浓的化不开的水。
    “这里面是什么?”
    “黑咖啡,熬夜学习不会困。”
    谁要熬夜学习啊!我白天没怎么睡觉正想晚上栽倒就睡呢!
    姑姑情绪稳定下来问她:“那你这一年到底去哪儿了?”
    丁琪左手搓右手,“我毕业三个月也找不到满意的工作,就买了书打算考研,在学校旁边租房子看书,谁知道还是没有考上……妈,我还想接着考,但我在外面没有钱了,只能回家复习,你同意吗?”
    “你怎么不工作,那你同学不是都找到工作了吗?”
    “大公司不喜欢我,小公司我不喜欢……”丁琪无奈地说。
    “我也没有上过研究生,不知道该怎么办,你想接着上学我当然同意,但不能把时间都浪费在考研上面,你实在想考我就给你这最后一年机会。不行你就考家里的公务员老老实实地在家安顿下来。”
    “嗯,如果最后一年还考不上我自己也没有脸再接着考了,到时候你就把我往大山里一卖,给人家当童养媳,就当没生过我这个没用的闺女。”丁琪说着搂住姑姑的胳膊。
    我看出来了,我们家族的姑娘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嘴贫。这副画面和我和我妈贫嘴的时候一模一样。
    姑姑神色温柔:“我倒是想把你放回肚子里重新生一次。”
    面对这样一副温情的画面,我好像是多余的。
    我也有点想家,想我的妈妈。
    我端着咖啡不知所措,环顾四周,唯一能做的动作就是握紧杯子,仰头喝下一大口。
    苦!
    我像个哈巴狗一样伸着舌头。
    “对了,那你在家看书吗,希希也在这儿,没地方了,要不你们挤一挤。”姑姑突然想起来什么。
    “没事儿,我给班主任说一下看看学校宿舍还有地方吧,我就搬到宿舍住,上学放学也方便。”我赶紧说。
    “家里有地方不住去什么宿舍呀。”丁琪用胳膊肘捣了我一下,对姑姑说:“我就和希希挤一挤,反正床也大,够睡的。她白天上学我就在书房里看书,晚上还能一起说说话。”
    姑姑对我说:“希希,别和你姐说话,别被她带坏了。”
    丁琪不等我开口,就说:“我们女生的小秘密多着呢……”
    丁琪22岁,大我7岁,她却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大我多少。
    我却经常想,等我到了22岁,得多成熟了呀……
    作者有话要说:  话说第九章了,你们知道这个封面的由来吗?
    第10章 一晌贪欢
    果然,我睡不着,可我就喝了一口咖啡。
    不敢随意变动睡姿,旁边睡着丁琪,怕吵到她。
    “睡不着呀。”
    吓了一跳,刚刚明明听到沉稳的呼吸声,以为丁琪已经睡了。
    “嗯,我从来没有喝过咖啡,谁知道作用挺强的。”
    “是么,那明天我去超市多买点儿这个牌子的,以后咱们就一起喝咖啡一起学习。”
    “还是不要买了,我不喝咖啡,我想睡觉,睡觉多舒服,什么都不要想。”
    “你没听过吗,不喝咖啡的高中生不是好高中学生。”
    有人说不记笔记不是好学生,有人说睡觉早不是好学生,有人说蹲厕所不拿书不是好学生,现在连不喝咖啡都不是好学生了。
    好学生可真辛苦,吃喝拉撒睡都要被管着。我还是不要当好学生了。
    “姐,考研是什么?”老是听到她说,却不明白。
    “烤盐是一种吃的,就是把盐放在火上烤,味道很好的。”她认真地说。
    我沉默了一会,忍不住说道:“……姐姐你是不是觉得我看着挺傻的?”
    丁琪咯咯地笑。
    “考研也是一种考试吗?和高考一样吗?”我不死心地问。
    “差不多,上了大学后的考试,大四的时候考,考上了你就去上研究生,学历又加了一层。不过谁想考谁考,不是硬性规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