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春日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我觉得…写的很好。”我支支吾吾。
    底下笑声一片。
    “那你说说好在哪?”
    “…词写得很好听…字也写的很好看…”
    笑声更大了。
    我把头低下,脸有点热。
    语文老师表示谅解,幽幽地说:“你们没有做过什么诗词训练,不会说也没事儿。不过诗词鉴赏是高考占分很大的题型,以后我们会一起训练。”
    我低头坐下,不动声色地把屁股底下的书又都抽走了,脸埋进这个安全区里,没人看到我的窘态。
    “莫希?你这么矮的个子怎么坐在那儿?我都看不见你你能看见黑板吗?”
    我在心里说,我其实没有那么矮!
    “没事儿,垫几本书就行了。”我强笑着又在众目睽睽之下又把书放到板凳上。
    大家又在笑,没事,我自己也觉得很滑稽。
    这一摞书在这段时间里见证了我挣扎的心路历程,辛苦了。
    我在增高板凳上看到了老师,他朝我笑,微微点头,“很聪明,没错,我们很多时候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
    我重新低下头,轻轻抖了抖头发,想把耳朵边的头发抖下来,遮住发烫的脸颊。
    教室因为我滑稽的举动松动几秒后,屁股上好像被点着了燃气,火箭一样噌地站起来:“那个,老师,我想起来了,关于这首词。”
    “哦?你说吧。”
    “我觉得这首词写的很好很优美,有感而发,体贴入微,但是李煜太忧郁了,一开口就是落花流水春意阑珊的,如果是别人还好,或者郁郁不得志,或者伤春悲秋悲观度日,都可以理解,但李煜是一国之君,他有责任坚强起来,为了他身后的百姓,可看看这首词,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他不但认了命,还推脱亡国的责任。”
    我不是电视剧里突然开窍逆袭的学生,逆袭不是灵光一闪说来就来的。只是妈妈有一次硬拉着我讨论李煜这个人,事先演练过。
    为什么站起来,只是因为语文老师是第一个关心我坐在这儿能不能看见黑板的人,我可以被瞧不起,可以被忽视,但是不能辜负对我好的人。
    老师淡淡地笑着,飘飘然问道:“那你喜欢哪首诗词?”
    我的大脑高速旋转,在里面搜索背过的诗,可是大脑此时死机,打不开存储盘,即使内存很小,尴尬中扫了一眼站在讲台下的老师。
    风从窗户吹进来,老师的衬衫下摆随风左右晃荡,半边身子在照进的阳光衬托下朦朦胧胧,好像快要消失了一样。
    里面有句“遗世而独立”的词怎么背的来着?该死,怎么也想不起来。
    左前方男生扭过头着急地小声说:“哎呀,随便扯一首背就是了,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
    好诗,好诗。
    老师依然淡淡地朝我微笑:“没关系,你先坐下吧,想起来再告诉我们。”
    “老师我喜欢这首,我家洗砚池头树,朵朵花开淡墨痕。不求人间好颜色,只留清气满乾坤。”
    我觉得这首比遗世而独立更适合他,当时背完这首诗很想给他买一件上面用淡墨印染着梅花的衣裳。嗯,不是衣服,是衣裳。
    老师说:“很好,我也受教了。不过考试的时候有固定的规律,以后大家就会知道。但是莫希确实说的好,最起码说出自己的真实见解。”
    坐下偷看了淑芬一眼,她气的脸发抖,她因为我的表现和老师的夸奖气的脸发抖。
    不管这一刻多么扬眉吐气,我的心暗暗咯噔了一下。
    她竟然这么讨厌我……
    以前再多的白眼,再多的嘲笑,我就当被蚂蚁叮了一口,最多痒一会,心情好的时候还有精力陪她玩玩。
    她看不起我,我也不屑于讨好她,但是现在却为这烦到脸抖的讨厌心凉。
    毛爷爷不是说“与人斗,其乐无穷”吗,现在,怎么有些慌了。
    前面的男生下课问我:“你作文是不是写的很好?”
    “不好,作文分特别低。你没听老师说嘛,考试的时候应该按照模板答题,但我还是想写什么写什么。”
    他失望地转向淑芬儿,“李芷柔,你呢?”
    “我语文成绩不算好,中考也就考了130多。”
    “哎呀,这么高还不算好,我才考了100零几,你在咱们班已经很好了。”
    你傻啊,这是成绩好的人惯用的谦虚说法你不知道啊!
    淑芬蔑着眼扫过我,嘴角邪魅地上扬,好像在说,我赢了。
    看得人毛骨悚然。
    由于这节语文课带来的自信,一整天我都垫着书坐板凳,最上面那本书的封面都被屁股捂得发潮了,还要时不时拿上来晾一晾。
    下午放学,班主任过来趁大家还没有走出去,安排文艺委员找几个人出一期“让人振奋的黑板报”,就是那种“让人一看就想拼命学习”的黑板报。
    学习就学习,还拼命学习。
    我的座位和后面黑板之间立马围着几个人,这个寸草不生无人过问的荒凉之地,大家终于开始搭理一下了。我也见识到了教室里的人烟气。甚至出黑板报的一个人还把我们附近的垃圾桶热心地倒掉了。
    我前面的两个大个儿也被叫去在黑板顶部画扭曲的菱形星星。
    一个皮肤白皙的男生对我说,同学,你的板凳能给我用一下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