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春日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不仅他们把我当男孩子养,我自己也觉得自己有时候很man。
    王彬数学很好,经常自习课上班级测验之类的小考,不算分数只判对错,老师又不在,答案就以他为圆心向四周传播开,有时候他也碰到让人傻眼的题目,迟迟不出答案,我们也停下来等着,有人说,发动机停电了。
    但他只是数学好,其他科目惨不忍睹,所以每次我的综合名次超过他很多,他归咎于记忆力。
    王彬总是很关心人却又表现的若无其事,有次我和爸妈吵架,一天没有回家吃饭,他就到家属院找到我家向我爸妈告状,说我上课肚子老叫影响他听课,结果爸妈把我哄回家吃饭。
    让我想想,是不是这次他去了我家才发现我们原来是亲戚。
    我们经常一起比赛背文言文,比赛背单词,谁输了就去小卖部买零食回来给对方吃。
    听坐在我们后面的男生回来说,小卖部的老板娘劝他,一个男孩别这么喜欢吃糖。
    王彬说,给一个女生买的。
    老板娘一脸了然地多给了他几个。
    我真的没有输过,都是他去买。
    “你看看你,笨死了,记性真差。”我又一次背文言文赢了他。
    他被我损的脸红着,冲我喊:“你懂什么,我都是让着你的。”
    ……
    这句话真是难辨真假,你说它是真的也行,说它是强词夺理也行,说它是瞎说着玩的也行。
    但是我心里好像升起一层雾,这层雾让王彬显得好看了。
    填高中志愿的时候,我左敲右击问他打算填哪个学校,王彬说他估分不高,只能填二中。
    我找出一大堆冠冕堂皇的理由力排众议也填了二中,一是不想去一中垫底,二是因为他。
    尽管我不想承认,但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
    但是这个秘密永远都不会有人知道了,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爸妈会打死我不说,还会被别人笑掉大牙。
    生物老师好像说过,亲戚不能结婚,孩子会傻。
    我当然从来没有想过和王滨结婚,初中时我对两.性问题一无所知,连男生怎么样算是帅都不知道,我填二中就是想——
    再见到他。
    但是现在我心里五味杂陈。
    他却站在我面前言笑晏晏,一副早就知道的样子说,我就知道你会来。
    这样一个亲戚的场合,他说我会来。谁tm认识你!
    而现在,他是我的亲戚,他被重新从我脑海中打捞起来,提醒我以前的同桌时光,让我成了只有自己知道的大笑话。
    是的,我是个笑话,是个连自己都无语的大笑话。
    “你在二中吗?”我强装精神问,“我也在二中。”
    他张大嘴巴:“你在二中?我们都以为你在一中!”
    桌上的亲戚们说,你们可以一起回家了。
    我笑说,呵呵,对对,一起回家。
    他走近我小声说:“你怎么报二中啊,真可惜,你成绩好,该上一中的。”
    谁都能真心实意地跟我说一声,真可惜,可你不能。
    你给我滚!
    第7章 美好一天
    我这个大胃王,第一次面对一大桌好吃的没有胃口。
    我耷拉着脑袋回家,每一步都走得很沉重,突变成心事重重的忧郁少女。还在奢想着,王彬会不会追上来和我解释。
    其实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解释,没有人对不起我,是我自作自受。
    多情总被无情恼,自作多情总是伤。
    回到家,爸妈丝毫没有发现我的变化,催我收拾东西去学校。
    我背对着他们装书包,眼眶里转着眼泪。
    还没有从这笑掉大牙的自作多情中回过神来,就被催着去送死。
    而且没人知道我是去送死,还以为我是继续去走我的狗屎运,并为此鼓掌欢呼。
    我依然背对着爸妈,调整呼吸,平静地说,我想5点再去学校。
    “那时候就没有车了。”妈妈还在催我。
    “那爸爸不能开车送我吗,我不想这么早去。”
    “我等会有事儿,你自己坐车去吧。”爸爸也在收拾他的公文包。
    我赌气地把书包摔下:“那我正好就不上学了。”
    可是他们听不出来,还以为我在开玩笑,“不上也好,在家一起打牌,我们也好久没在一起下象棋了。”
    有这样当爸妈的吗?我怎么能在家打牌下象棋,我怎么能任性地不上学,我怎么能这样放弃自己,我还是得硬着头皮去啊。
    虽然我到2班之后已经变相的放弃自己了。
    我委屈地想大哭,哭的排山倒海的那种,哭出声音,我想让他们知道我心里都苦成黄莲了。
    可是刚刚渗出来的两滴眼泪很快就会眼眶吸了回去,怎么也挤不出来。
    于是开始干哭,空扯着嗓子嚎啕。
    记得上一次这样歇斯底里地哭还是十几年前出生的时候,那时候知道自己要投胎成人,很不情愿,鬼哭狼嚎得想让每一个人都知道我不喜欢这个人间。
    在他们焦急的询问之下,我添油加醋说出自己的委屈,把心里活动描述的十分夸张,什么落差大,都欺负我,甚至活着没意思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
    效果立竿见影。
    当然,如果这样他们还不以为然的话我立马要求去做亲子鉴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