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春日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也是。我到里面还能争取当个班长,不过你是不可能了。”他开玩笑地说。
    我当然不可能,人家班长早就选好了,何况我到了那儿应该是最后一名。
    是的,最后一名。
    他接着说:“即使做不成老大,也不能混得太惨啊。”
    “嗯。”我抬头看着他的眼睛,认真地答应。
    我这十几年到哪儿也没有混惨过。
    俩人走到车棚把自行车推出来,在学校门口分道扬镳。
    周翔扶着车对我说:“我其实挺舍不得32班的,咱们班多温馨啊。”
    “我也是。”
    他笑了,冲我摆摆手。
    我一个人骑向家的方向。
    夜晚很热闹,仿佛到了夜晚夏天才真正开始。
    坐在路边大排档喝酒的兄弟吼出划拳声,酒瓶咣咣碰撞,我骑在自行车上瞄到烤肉架上的羊肉串冒着白烟,晚自习刚放学自行车的铃声不绝于耳,大家闹哄哄谈论白天班上的事情,还有路边的灯牌,眼花缭乱,给人灯红酒绿的堕落感…
    我穿过他们,穿过热闹的学校门口人群,穿过一个个红绿灯。
    到了寥寥无人的大路,夜晚才安静下来,这也是我突然平静下来的时刻。
    我喜欢骑自行车,我喜欢夏夜。
    我喜欢在夏夜骑自行车。
    间隔规律的路灯洒下圆锥形的光罩,我就在这些光罩中穿梭。晚风徐徐,温度适宜,我噌噌地蹬着轮子,尚且飘逸的刘海和蘑菇状头发被吹向两边,大街上寥寥数人,没人看我的大额头。
    我享受这样的时刻,这是我的独角戏。
    直到我到家。
    我住在姑姑家。
    忘了说,我家在这座城市下面的小乡镇。
    姑父不喜欢我,他总是冷着脸。
    我把钥匙一个齿一个齿地放进门孔,蹑手蹑脚地走进去放下书包去卫生间开始洗澡。尽力不弄出一点声音。
    林黛玉进贾府时的小心翼翼我体会的淋漓尽致,姑父规律的呼噜声让人安心,他们睡的很沉。
    我拿着毛巾走进自己的房间擦头发,终于松了口气。怪不得房价被炒的这么高,有点自己的小空间是多么幸福。
    然后把馒头拿出来,郑重其事地放进抽屉里。
    第5章 春江路老大
    几乎一夜没睡,眼睁睁看着蓝色的窗帘外面一点点泛起白,听见小鸟的爪子陆续落在防盗窗上,声音很轻,我甚至能感觉到它们爪子下面的肉垫。
    一是紧张,第二天一有事儿我大半夜就会自然醒。这次,说实话,我总是心神不宁。
    二是不敢睡,昨晚回来的太晚了,怕吹风机太吵没有吹头发,如果我睡熟了过去,那第二天的发型会充分暴露我平时惨绝人寰的睡姿。坚决不可以,第一印象怎么能这么邋遢。我坐起来大致摸着头的轮廓,头发好像没有翘起来。
    下床找衣服,悲哀的是,衣柜里竟然没有一件裙子。
    在我垂头叹息的时候,一个意识浮现在脑海中,我似乎越来越意识到自己是个“女的”,并且开始想要用色相来讨好新班级的同学。
    去你大爷的。
    我从阳台摘掉晒干了的一件除了胸口画着小鹿几乎纯白的T恤和七分牛仔裤,三下五除二地套在身上。
    也不知道2班今天上什么课,往书包里随便塞了几本书。
    到了学校,我习惯性地往初中部走。
    又折回来,踏进了立雪楼。
    那时的我尚且不知道,人生,经常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改变了方向,就像今早的脚印轨迹,任何一个分叉的任何一次选择,都会通往不同的结局。
    不不,眼光放长远点,人生的结局其实又都相同——终归一个土馒头。
    只是道路,道路不同。
    我第一次进立雪楼,它比初中部高大上。
    地板,天花板,玻璃门,大镜子,公布栏,甚至连门口的绿色大垃圾桶,全都在沉默严肃地看着我,好像在审判。
    我立马直起腰板,不敢造次。
    2班在一楼,我往里走,越绕越晕。
    立雪楼里面是环形的,圆心是水池和厕所,一层一圈,分不清东南西北。
    我背着书包,跑来跑去,一个个确认班级牌儿。
    立雪楼的每个教室大的都能开个溜冰场,每个班后面空出很大一片,设计师是不是以为我们还有溜冰课,但凡每个班缩小一点,我们那几个班也不至于被挤到初中部。
    想想我们身处初中部的32班,不是你这排嫌挤就是他那排嫌挤,后面的男同学经常对我和牛苏抗议:“被挤了,再挤我都流产了。”
    不,不是我们32班了。
    然后就看到了33班,33班的牌子比其他教室新的多,发出淡淡的黄光。现在这个新班还空无一人。
    然后是1班,然后是2班。
    终于还是来了。
    我装作路人走过前门,前排来了很多人。讲桌旁竟然有个空位。
    然后继续装作路人走过后门,再一步一步退回来,探着脑袋从后门往里看,谢天谢地,最后一排墙角也空着个位子,否则我可能真是要坐到讲桌旁那个散发着小混混气质的位子了。
    过了一个星期我很快开始纳闷,那个讲台旁的桌子到底用来干什么。
    2班,这个人人闷头干大事除非老师在黑板上讲课否则天塌下来都没人抬头看一眼的尖子班,怎么会有人堕落到需要坐在讲桌旁接受各位老师无时无刻360度无死角灼灼目光的监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