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春日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牛苏压低了声音:“什么没事啊,到底怎么回事儿。”
    “高希,你快点给我看!”王蒙蒙皱着眉头对我说。
    “刚上了几天的课学的啥啥还都不知道呢你哪儿这么多问题。”牛苏也不耐烦地看着她。
    王蒙蒙可是班里人最不想惹的,是不想,不是不敢。她小眼一翻,小嘴一张:“我又没问你,你上课看小说肯定不知道。”
    牛苏大声说:“这么多不会的还学什么学,干脆回家面壁去。”
    王蒙蒙气的合上书,一扭一扭地走了。
    “我走了以后你就改改吧,嘴别这么刻薄,不招人喜欢。”说完这句话我觉得,好像在心里把自己当做她的保护神了。
    成绩这玩意儿真的没啥,但是足够你在班里骄傲自大了。
    “她先气我的,家里有钱谁都瞧不起,就她那副四海之内成绩好的皆她妈的样子我真是受不了。再说了,你的嘴也好不到哪儿去,你呛别人的话还少?”牛苏摆正了坐姿说。
    “……可是我要走了,你还得自己和他们待三年。”
    “哦,对。”她的眼神突然乖起来。
    怂样,我忍不住笑。
    她看我笑她也笑。
    我把前因后果告诉牛苏,后座的同学也围上来。
    窗户旁的周翔也围了一圈人。
    “莫希,你真幸运。”
    “真好啊。”
    “祝你在别的班也如鱼得水。”
    “以后也常来玩啊。”
    “对对,别忘了我们。”
    ……
    我这个臭屁班长,从来没有为班级做过什么——在老师面前装听话,背后给老师起外号,才开学几天我已经树敌无数,很多人不喜欢我。
    估计老天爷怕我祸害这个班才不得不便宜我让我去加强班。
    不为我妈考虑,我可真不想捡这个便宜。
    可是现在,他们都一脸祝福,真心为我高兴。
    “放心吧,我会常来玩的。”我低着头接着小声说,“也不会让你们失望。”
    我会更好的。
    但我还是想在这里继续作威作福,如果可以,我一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兢兢业业,以身作则。
    大家吃完晚饭后陆续回班,我一早就坐在位子上装深沉。
    晚自习是两节语文课。
    7点,语文老师踩着上课铃拿着小音箱踏进教室,插上电源,里面响起一个好听的男声“沁园春雪……”
    第一节课就听着沁园春雪,雨巷和再别康桥过去了。
    第二节课预习。
    因为真的还没有学多少。
    9点放学,但是学校建议还要自习
    到10点才能回去。
    只是建议。
    有些走读的学生还是9点回家的。
    “为什么沁园春雪是男声,雨巷是女声?”牛苏歪头问我。
    “□□是男的,戴望舒是女的?……额……管他呢,那个男的读累了就换个女的。”
    “那你说戴望舒是男的还是女的?我觉得像女的。”她别过脑袋,开始喃喃地小声读这三首诗歌,老师说明天找人有感情地朗诵。
    “你翻讲解看看作者简介不就行了。”
    “我不,管他呢?”
    ……
    “阿牛,那本小说你什么时候看到
    最后就去找我告诉我结局。”
    她停下来,“就不告诉你,急死你。”
    我没和她计较,自顾自地说:“你以后自己一个人得好好学习,上课别睡觉了,也没人给你放风了。”
    我发现我走之后最放不下的就是她。
    “你少来了,谁给谁放风啊。”她嫌弃地看着我,扭过去看书,嘴里还在小声唱着,“我要像刘翔,跑的一样快,我要练射击,回回拿金牌,我要比比,比谁更可爱……2008,快乐一起来……”
    “怎么乐不死你呢。”
    牛苏,她爸姓牛,她妈妈姓苏。
    我一听到她的全名就想吃牛轧糖。
    我是多动症,坐不住,我后面的男生是话唠,上课总接老师话茬,阿牛是多动症加话唠。真让人操心。
    军训的时候,教官经常两手交叉叠放自然垂放在肚脐眼下方这样站着。我们坐在操场的草皮上听他讲部队的故事,牛苏在我旁边小声说,你看教官两个手捂着哪儿呢。
    我们俩笑的停不下来。
    我们俩在一起觉得什么都好笑。
    “当当当当……”她从背后掏出一个馒头,迅速拿打火机点燃了什么,我一看上面插着一支一次性筷子,烧着一团火,这决不能说是小火苗。
    这……安全隐患。
    在她完全掏出来之前我欠起身子鼓起一口大气给吹秃秃了,还不忘补上几下。
    那只头顶烧的黑乎乎的筷子升旗一缕青烟,有上香的感觉,我摇摇牛苏的胳膊说:“快许愿。”
    我双手合十闭上眼睛,在心里诚恳地说:上帝爷爷,祝我顺利。
    牛苏愣住了,有些意兴阑珊,歪头,“喂!我还没拿上来哎。”
    “等你拿上来这筷子都烧到底了,还不烫着你?哪来的打火机,这属于危险物品。”
    “不识好歹,我为了给你践行送馒头等到现在,否则我早回家睡觉了。”牛苏又伸手掐我的后脖子。
    “凉——”
    “你这离别礼物也太简陋了吧。”我倒拿着筷子,上面插着一个白馒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