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嫁给渣攻后我无所不能[重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9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这和他印象中的封禹完全是两个人。
    祁司钰见不到封禹,不知道这人如今是何模样,总之有些惊叹。
    “为何不回我呢,真的能生气到这么久?”
    祁司钰开始不安起来,封禹的不回复让他感觉被抛弃了。
    此时他真的懊恼,在开战前没能好好陪在封禹身边,说不定当时在,就能随军走。
    那时封禹用什么理由都无法拒绝他的存在,不像这会儿,他躺在梧桐树上辗转反侧,越发睡不好。
    祁大哥来找他的时候,正对上他那张苦闷不已的晚娘脸。
    祁大哥欲言又止,不想又觉得难,最后憋成憋屈脸:“你在干嘛?”
    “啊?”祁司钰低头看见他大哥,眉眼耷送,精神不济的病恹恹道,“在睡觉,不明显吗?”
    “……你都没睡着,眼睛睁得像铜铃,哪里像是睡觉。”祁大哥说。
    祁司钰干脆跳下来和他大哥面对面:“说吧,你来找我什么事。”
    祁大哥这才想起来自己是有正事过来,神色顿时不一样:“我告诉你,你千万要冷静。”
    祁司钰想问问到底是谁不想让他好过,有正事非要让他大哥来说。
    就他这两个哥哥来说,二哥祁华池更有当家风范,大哥有些哆里哆嗦,像个妈似的。
    凡是遇上点急事,半天说不到准信。
    祁司钰急得要死,就见他大哥温吞吞道:“太子殿下今日带兵攻打魔界宫殿时出现意外,中了魔气,如今昏迷,不日将要送回天界,你要不要回绛云殿等着?”
    祁司钰脸色白了又白:“什么情况?”
    “传信的只告诉我这么多。”祁大哥无辜道。
    第34章 完结章.(倒V结束)
    祁司钰回到绛云殿时,天地外静谧一片,殿外人跪了一地。
    他一路冷漠冰霜地走过来,对那些人目光视而不见,敲都没敲门便推门而入。
    卧房里面有三个人在,准确来说,一个昏迷躺在床上,一个站在旁边修身旁观,而另一个则在安静把脉。
    他突然闯入,另两个清醒的人顿时扭头看过来。
    其中一位让他瞬间呼吸急促,双手握紧,差点儿就要在封禹床前动刀子,好在他触及到房内另一道陌生视线,压下心头涌动的杀意。
    “见过陛下。”祁司钰觉得自己这句话说的简直是咬牙切齿,如若封禹醒着,都怕他下刻拎把刀将天帝给宰了。
    天帝见到他习以为常,毕竟他还是蛋时便时常随凤王来天界,凌霄殿内的角角落落也都有他还是蛋模样滚过的痕迹。
    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会在那般小就见过封禹,还死黏着人不放,可惜那时封禹已经认识梵音,才传出他对封禹爱而不得的传闻。只是,后来他破壳成凤就不愿意来天界,修炼成人身,更是很少在天界出现。
    他与封禹成婚至今,这还是天帝初次见他,说话态度都温和许多:“免礼。过来看看他。”
    祁司钰微微低头,擦肩而过时差点又没控制住自己,都是另一个不说话的人在给祁司钰提神。
    告诉他,这是在天界,在绛云殿,在他与封禹的卧房里。
    封禹被脱去外袍,身着雪白亵衣,双眼紧闭得躺在床上,他平日里生动冷峻的五官这会儿像是被冰冻住般冷硬。
    祁司钰发觉心有点疼,心疼封禹为天界征战落至此地步。
    “他怎么样,何时能醒?”祁司钰微凉的手在伸出去那刻又缩回来,使劲搓了搓,感觉热了些才往封禹脸上碰。
    还好,脸是热的,人没凉透。
    把脉的人早已收手,闻言先请示般看了眼天帝,再轻声回答:“殿□□内有魔气,需帮他将其排除,再服用六味地黄丸,多多调理几日便可。”
    “他这魔气很难解?”祁司钰见封禹脸上黑气缭绕,便知道还未有人动手。
    把脉的医官如实道:“不算,就是要多耗些仙力罢了。”
    祁司钰眼角余光早已将天帝与医官间的眉来眼去看个全,心里冷笑,这怕是想着给他挖坑,让他帮忙清除魔气,再如法炮制的给他一刀,魂飞魄散吧?
    悉数这些日子来的情况,他似乎没有哪里妨碍到天帝,那怎么对方会想要他命呢?
    “那我来吧,身为太子殿下的道侣,为他这么做,理所应当。”他低眉顺眼道。
    这其中有无试探,很难断定。
    他以为天帝会顺势而下让他将这件事给办了,再设个套将自己给除掉。
    结果天帝阻止道:“不行,你年岁还小,若是为他除魔会控制不住身形,对你修行也不利。此事我自有定夺,你先去书房替我接个人。”
    祁司钰不知有谁能让天帝这么说,还让他去接:“好。”
    他边往外走边想着,封禹出这么大事,怎么不见乐卿来此哭哭啼啼?
    前脚刚迈过门槛,又听天帝在后面叮嘱:“去绛云殿的书房接,他在那。”
    背对他们的祁司钰心猛地一跳,在绛云殿书房里面的人,是谁?
    他不记得有谁和封禹关系好到能进书房那等机密地方,还是说封禹背着他和谁就是好到这份上?
    一路上的胡思乱想,在进到书房里面看见被挂在墙上好似昂贵壁画的那个人时有了答案。
    先前他还奇怪有几日没见到乐卿,那是个没法安分的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