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嫁给渣攻后我无所不能[重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8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惜月停顿下来,见祁司钰看过来,神色更为背悲伤,语调哀伤连连:“我才知晓他是天上的仙君,我遇上的那个书生,不过是他历劫时候所需要的一个机缘罢了。”
    祁司钰神色微妙,若不是时间对不上,他都要以为惜月说的是封禹。
    “浪荡人间曾是我多年前的想法,可惜去了魔界,得遵魔界规矩,不能入人间。不过近来魔尊换代弄得魔界乌烟瘴气,对手底下的魔物不再那么严苛对待,想来人间也就能来了。”
    结合封禹对他说的那些消息,祁司钰将魔界的事摸得七七八八。
    那些在暗地里生活已久的魔物们终于按捺不住想要跑出来了。
    首先需要冲突的禁锢就是天界,近来动荡不止,都是在为这个做安排。
    祁司钰一下子想到封禹,对方身为天界太子,怎么着也要出来做个表率,很可能要上战场。
    战场上面刀枪无眼,封禹去了,他能放心?
    “小公子,担心情郎呢?”惜月打趣道。
    横竖封禹不在,祁司钰也就大大方方承认:“嗯,天界与魔界开战,他必定不能置身事外,那我肯定担心他。”
    “那位公子若是能听见高兴坏了。”惜月笑道,“那日匆匆,只觉得他对你用情至深,而你似乎可有可无,直到今日,提及他,我在你身上看见一种名为柔和的光芒。你两能成好事,是不是还得感谢我?”
    祁司钰转了转眼眸:“倒也是。”
    惜月又笑了:“你坦然的很。”
    “我需要掩藏吗?对了,你们想回魔界该怎么做?”
    “你对魔界感兴趣,想要去看看?”惜月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目光沉沉。
    “我问问,不见得会真去。”祁司钰漫不经意道。
    他要是去了,封禹不得将魔界给拆掉?
    或许等封禹拆完魔界,就该回头来和他算算账,顺便在床上拆拆他。
    被拆一次,腰酸腿软好几日,他弄不过封禹,这事儿还是算了吧。
    惜月看他的眼神却不是这样,很不信任:“你最好别去,像你这样的小美人在那儿就是供人玩弄,到死还会被炼成傀儡的那种,别以为我在说笑。你肯定会问,我为何安稳至今?很简单,我是狐妖,而你,是凤凰。”
    凤凰有多珍贵,无需再郑重强调。
    祁司钰让她这一说更是打消了念头:“得,我知道了。”
    惜月压根不打算说如何从人间去魔界,由着他猜测。
    他在人间还没和惜月混几天,便听见魔界正式与天界开战,而封禹作为天界太子,立为榜样的作为此次战役的总指挥,率领十万天兵天将,攻打魔界,直至将魔界打服。
    祁司钰片刻坐不得,和惜月打了声招呼,火烧屁股似的往凤族跑。
    不回天界的原因很简单,那儿如今天帝坐镇,他回去得和人见面,说不定还得虚与委蛇。
    那对他而言就是种折磨,他受不得这种憋屈,还不如先回凤族。
    凤族是他老窝,那儿最自在。
    时隔不到十日,再回到凤族,祁司钰感受到截然不同的氛围。
    凤族戒严了。
    祁华池和他父王都不在凤族,似乎随封禹出君,他见到许久不见的大哥,大哥是带兵回来保护凤族的。
    大哥看见他回来礼貌询问,让他没事不要乱出去,外面已经乱起来了。
    祁司钰想知道封禹的事,问了半天,他大哥说不知道,让他自己传音。
    祁司钰气得半死,嘴里嘟嘟囔囔抱怨:“我这不是传音没回应吗?他若是给我回话了,我犯得着问你么。”
    祁大哥奇怪地看着他:“你做什么对不起你男人的事,导致他都不理你了。”
    祁司钰很委屈:“我哪有,就是他让我在房间里等他,我跑出来了?”
    祁大哥:……
    “你有时候可以考虑听话点,太子殿下平日里很忙,忙完这些都心力交瘁,还要想着哄你,这不更累吗?钰儿,你这小作精的脾气要收敛着点,太子殿下脾气再好,也不见得能容忍你无理取闹。”
    无语的轮到祁司钰,他不禁想,我真的无理取闹了吗?
    他还没说封禹蛮横不讲理呢!
    说好只做两次,结果是对方的两次,不是他的。
    过分的是封禹有两根,这两次做完,天都要亮了,他腰也要断了。
    这些他都不好意思和他大哥说,太过分了,他难受得要炸了。
    “得了,大哥也不是想数落你,就是想让你温柔体贴点,别老惹太子殿下生气。”祁大哥说完自顾自忙去了。
    留下祁司钰对着自己生小闷气。
    到底哪里做错了,让封禹十八个传音都不回。
    祁司钰陷入深深得自我怀疑中,这年头重生混到他这地步,也是惨不忍睹。
    一怒之下的祁司钰去了梧桐树,打算睡一觉。
    近来他嗜睡了许多,还爱吃肉,怎么都吃不饱,弄得他以为自己生病了。实际上貌似也没检查出来什么。
    他想,可能是封禹不理他,他气得。
    接下来的这段时间,祁司钰都没有得到封禹的回信,都是通过祁大哥得知战场消息,比方说封禹带领的天兵天将有多厉害,打的魔界毫无反手之力,很快便能将魔界拿下。
    又比如封禹此人有多立威严,即便平日很是严厉,碰上重要大事还是对手下人很照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