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嫁给渣攻后我无所不能[重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自与封禹相识以来,他频频为他与狐族长老及族长顶撞,还因此被族内人嘲笑,说他不知廉耻。
    这些在封禹对他好前都不值得一提,梵音也心甘情愿。
    可此时…梵音擦干眼泪,哭并不能解决问题,当务之急,他要想法子救封禹。
    见他站起来,乐卿收敛神色,换了个悲伤表情:“你做什么去?”
    梵音凤眸里满是坚定,精致漂亮的脸庞透着几分刚毅:“我去找太上老君,问问他有没有办法救救他。”
    “你贸然前去,老君不会见你的。况且,早有救治——”乐卿猛地停下话音,满脸惶恐的捂嘴,忐忑不安地看着他,“我刚想说,如实早有救治办法,何苦轮得到你去问呢?”
    梵音不是那么好糊弄之人,相识那么久,说没说真话太容易看出来,他眉头微皱:“乐卿,你我相识多年,犯得着在这件事上说假吗?”
    乐卿咬着唇,很是为难。
    在别的事上,梵音或许睁只眼闭只眼就过去了,可这件事事关封禹,他容不得乐卿说谎。
    他眼神如炬的盯着乐卿,直将人看的无容身之地,放弃般无奈道:“真是执拗不过你,好吧,我告诉你,你千万别做傻事,知道吗?”
    梵音心急如焚:“都这个份上,你还在这和我卖关子,快说。”
    乐卿看眼昏迷的封禹,幽幽叹息道:“他体内魔气暂未散去,需有人将魔气引出来,还得花百年仙力稳定元神,这都得同个人来。近来魔界心怀不轨,天帝不好大张旗鼓为他疗伤,另外几位殿下有事在外,未能赶回来,我本打算救他,奈何仙力不够……”
    梵音微怔,论仙力,他自然合适,就两人这份关系来说,他舍身救封禹也无可厚非。
    只不过救封禹所需仙力要再花个几百年修炼回来罢了,就魔气麻烦些,好在不算没有解决之法,梵音轻轻松口气:“我来吧,还需乐卿你帮我护法,免得被人进来打扰。”
    乐卿唇角诡异笑容一闪而过,转眼又是乖巧笑容:“好,我给人传音,让他们送些丹药过来,你吃上好继续,帮忙肃清魔气和疗伤很累的,没有丹药支撑,你会熬不下去的。”
    梵音很感动,握住乐卿的手,低声感谢:“你真好,谢谢。”
    乐卿拍拍他的手,再看眼他昳丽的容貌:“都是为救封禹,不必如此客气,你先准备准备,我去给人传音。”
    梵音抿紧红润的唇,放开乐卿,转身回到封禹身旁。
    封禹俊美脸上满是挣扎,像是在昏睡中经历异常地折磨,苍白无力的唇抿地死死的,浓密睫毛颤个不停,仿佛下刻便会醒过来。
    梵音却知道他不会醒,魔气缭绕,便是噩梦缠身,他应当是梦到身处地狱之中,饱受煎熬。
    梵音光是想到这,凤眸里满是心疼,白皙的手抚摸上封禹脸庞,含着疼惜得低声道:“不要怕,我马上救你。这次是我不好,害你成这样,等你好了,想怎样都可以。”
    梵音冷白脸庞泛上微红,在封禹渡劫前,曾向他提出双修请求,被他以没准备好婉拒。
    当时封禹有些失落,好在没挂念太久,毕竟渡劫在前,不能分神太久,如今他需要给封禹些鼓励,牵挂住对方的心神。
    梵音说完后又有点难过,不知这人能否听得见。
    这时,前去传音的乐卿回来了,朝他轻轻点头,这是准备就绪的意思。
    梵音当即不再多话,手指翻飞捏个手势,打出结界,以他与封禹所在地方为中心,笼罩在整个宫殿。
    他将封禹扶起来,坐在对方身后,缓缓闭上眼睛,双手捏个法诀,想先将封禹的元神稳住,再抽走对方体内的魔气。
    梵音虽是九尾狐,有得天独厚的修炼天赋,但终归究底也不过千岁,仙力深厚不到哪里去。
    给封禹稳住元神,头顶不期然冒出两只毛茸茸的白狐狸耳朵,他神色狰狞片刻,硬是将原型压下去,撑着最后一口长气再捏个诀抽魔气。
    他闭眼专注做事,根本不知守在殿门口的乐卿推门进来,掌心运转着一团绿色荧光,映照乐卿那张脸绿油油阴测测。
    直到封禹身上再无一丝魔气可抽,梵音方才轻舒口气,缓缓睁开略带朦胧得凤眸,他身形微晃绵软无力靠在封禹肩膀,喘.息道:“封禹,醒醒。”
    封禹眉头紧皱似有反应,梵音脸露喜色,可以了。
    然而就在这刻,一股陌生强大的仙力从后打过来,梵音想躲却只挪开几寸,这力打在他身上,五脏六腑具动,他喉咙闷哼,鲜血不期然顺着唇角流下。
    梵音艰难扭头看见神色兴奋地乐卿,那人眼中是他未见过的杀意。
    他嘴里血腥味浓厚,还是张口虚弱问:“为、为什么?”
    乐卿掌心又是一团荧光:“没为什么,你只要知道我想要你死,这就够了。”
    梵音脑海一片空白,此时的他对乐卿而言,就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软弱之人,杀他轻而易举。
    他疼得想动,不牵连封禹,奈何先是疗伤后是吸魔气,仙力耗费殆尽,根本动不得。
    他忍住疼痛,唇角沾血更添魅惑,眼神里满是不解:“我到底哪里对你不好?算了,你要我死,可以,不要伤害封禹。”
    乐卿翘起唇角,笑容多有讽刺,以往俊秀脸庞如今有些丑陋:“你对他可真好,可惜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