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想操你(各种花式操弄,高H)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章 怀疑【30珠的加更】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不知道哪里传来“哐”的一声响,紧接着陶软就从梦里惊醒了过来,身子也瞬间坐直。
    “哎呀,软软刚才在睡觉吗?”陶软的另一个室友顾笑走了过来,拉着廖桃桃给陶软赔礼道歉,“不好意思,我们不知道你在睡觉,刚才关门的时候动静大了些。”
    廖桃桃也双手合十跟在顾笑身后跟陶软说对不起。
    陶软摇了摇头。
    “怎么脸色这么白啊,难不成刚才做噩梦了?”顾笑过来探了探陶软的额头。
    陶软把顾笑的手拉下来,对她笑的清浅:“没事,还要谢谢你们把我叫醒。”
    要不然她就又要被操了……
    “有什么事你跟我们说啊,不要总一个人闷在心里。”顾笑捏了捏她的手掌心。
    陶软心领了她的好意,却实在不知道要从何说起。
    该怎么说呢?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拍下了穴照,然后又连着两次做了那样真实到可怕的梦……
    这样荒诞离奇的故事,要她怎么说出口?
    然而腿间涌出的暖流提醒着陶软刚刚发生的一切不止是简简单单的梦,她慌张地离开座位去了浴室,脱下裤子,内裤果然又湿了一瘫……
    陶软咬了咬嘴唇,眼泪也不受控制地掉了下来。
    这到底都是怎么一回事啊?
    下午的课陶软也没有上好,回来以后她上网查了很多资料,却也没查到有用信息。
    没一个人有她这样的经历。
    而就在这时,那个给她发色情信息的人又来了短信。
    「宝贝,晚上早点睡,我在梦里等你。」
    果然就是这个人吗?
    陶软又生气又愤怒,她颤抖着手给那个人拨打了电话,可电话那头始终都是无法接通。
    「你到底是谁?又对我做了什么?」陶软只能给他发信息。
    对面倒是回的很快:
    「我是你男人,对你做了能让你快乐的事。」
    陶软直接就被气哭了。
    为什么呀?
    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顾笑和廖桃桃回来看到陶软那张漂亮的小脸挂满了泪珠,顿时被吓了一跳。
    “怎么了呀?”
    “没事,”陶软握着手机吸鼻子,“我、我就是心情不好,出去转转就好了。”
    说完就跑了出去。
    “现在已经很晚了,你要去哪儿转转啊?”
    廖桃桃想要追出去,顾笑却拦住了她,叹道:“我心情不好的也喜欢出门跑步,学校里还是安全的,别担心。”
    廖桃桃说:“好吧。”
    ……
    陶软没想到气愤之下跑出门也能看到顾之洲。
    帅气挺拔的男人在球场打球的身姿仍然十分地引人注目,他随手一投就是一个三分球,投完以后瞬间引起了周围女生的尖叫。
    陶软也不由得驻足,可是在顾之洲转过身以后,她却不由得瞳孔一缩。
    太像了。
    顾之洲的身形,太像是今天中午在梦里玩弄她的那个变态了。
    陶软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她小跑着过去,想也不想就冲进了球场。
    篮球差点没砸到她身上,还是顾之洲帮她挡开了。
    “你这……你这姑娘,没事冲进来做什么啊?”球场的其他男生已经不满了。
    陶软却全然不管那些,只看着顾之洲的脸庞,红着眼睛问:“你真不知道我是谁吗?”
    旁边的男生吹起了口哨,还拍着顾之洲的肩膀打趣:“得,又是一个喜欢你过来跟你表白的姑娘吧?”
    “别乱说。”顾之洲把篮球扔给那男生,又带着陶软离开了球场。
    “我当然记得你,你是被我救过的那个低血糖的小姑娘,今天早上我们还见过面,怎么了,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顾之洲神色太温柔,语气也太舒缓,整个人就仿佛如春风般和煦温暖无害,看着这样的顾之洲,陶软质问的话忽然就没法说出口。
    “你……那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吗?”陶软哽咽道。
    “这……”顾之洲脸上挂着真心实意的抱歉,没有一丁点破绽,他说:“不好意思……”
    陶软哭着说:“我叫陶软。”
    “这回我记住了。”顾之洲还是很温柔,又给她拿过来一块毛巾,“要不然,先擦擦眼泪?”
    ——
    我们软软是特别聪明又特别敏感的一姑娘!她不会被男主这个神经病骗太久的。
    然后下章就继续教室公开调教play了!
    珠珠还是不要停!
    今天还给大家加更60珠的更新!
    然后到90珠还有加更!
    反正有珠珠的就给我砸过来吧!
    珠珠永远都是越多越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