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芳菲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RouShUwu,XyZ 第五十二章:番外:你是人间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我出生的时候,母妃已经不受父皇宠ai。
    但父皇子嗣不丰,后g0ng嫔妃无数,数年来存活下来的竟然只有我与皇兄两人。
    皇兄b我大整整八岁,早在我出声的前一年,父皇便给了他的院子,一年到头也只有节日的时候才会来母妃这里看看她。
    因着我出声,半年没来过母妃g0ng里的父皇,隔三差五便会来母妃的g0ng里来坐坐。虽然只是坐坐,但母妃仍会因此高兴好几天,直到父皇下次到来。
    直到我三岁的时候,南边一个小国公主进g0ng,x1引了父皇的注意,一连数月,父皇未再踏足母后g0ng里。
    也是从那以后,我变得t弱多病。
    幼时的我不懂,为何我明明乖乖喝掉那么苦的药,身t却一直不曾好,总是反反复复,一再病发。
    直到十岁那年,父皇把我从母妃身边接走时,我才明白……原来我的身t一直不好是因为母妃。母妃在我的药力加了慢x毒药。
    原本这毒药并不致命,即便误食,也只会得小小的风寒,只要好好休养,不日便会痊愈。
    母妃正是知道它的药x,所以才把它下在我身上,用我作为一种争宠的手段。
    可母妃渐渐不再满足,父皇只是偶尔过来坐坐。她渐渐加大剂量、加大次数,日积月累,我的病终于在十岁那年来了一次大爆发。
    我整日整日的睡不着觉,明明是七月yanyan天,却浑身手脚冰冷,盖多少层被子也无济于事。
    太医终于查出我中了寒毒。
    父皇大怒,下令彻查,最后竟然查到了母妃的头上。
    我从没想过,把我害进鬼门关徘徊的人,竟然是我的亲身母亲。
    从那以后,我有很长一段时间不愿意相信任何人。尤其是g0ng里的人。后来,许多事情都证明我那时候的想法是对的。
    但有一件事,我做错了。
    太医竭尽全力,也只不过是勉强延续他的x命,对他t内的毒束手无策。
    十一岁那年,父皇终于联系到了他的同门师弟,我的师父,阿月的爹爹,林惊风。
    父皇的同门师兄弟中,我师父的医术是最高的。父皇说,若是师父也不能救我,那这世上便没人能救得了我了。
    那时十一岁的我,在听到父皇这句话的时候,有些恐惧,可更多的是解脱。
    我对父皇说,若是师父也束手无策,那就让我去si吧。
    那天,我第一次看见父皇眼眶泛红,在我面前流露出脆弱的一面……
    幸好,师父说,还能救。
    只是他要把我带走,带到桃溪谷中。
    师父说,在京里没法治,京里有许多他要用的药材都没有,而且他回家配老婆nv儿。这次进京,老婆nv儿只给了他两个月的时间,期限一到,他的人必须在家中。
    父皇自然欣然应允,只要能救回我的命,去哪都没问题。
    不过因为我的身t,我和师父紧赶慢赶回到桃溪谷时,仍是晚了三天。
    于是在抵达桃溪谷的第一天,师娘只给我撂下一句“孩子,你先跟月月好好玩”,便拧着师父的耳朵消失在我面前了。
    谷中好像忽然起了风,风不大,但足够卷起地上的残叶,也足够吹落枝头含ba0待放的花骨朵。
    阿月便是在这场清风中一步步朝我走来,小小的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像是一个玉娃娃。
    可当时的我太坚y、太过不近人情。
    阿月笑yy过来问我“你是阿衡”的时候,我只冷淡的回了一个“嗯。”
    而当她继续说,“那我就叫你阿衡哥哥好不好?”的时候,我竟然还轻轻皱起了眉头,心中升起了嫌弃。
    幸好阿月没有在意,她的心里好像没有任何防备。不管我怎么冷淡的对她,她都好像是四月的骄yan,是四月的春风,是四月的草木空气……温暖之极,照亮我此后的人生。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阿月是个小捣蛋鬼。
    她时常会趁师父师娘不注意的时候,跑到药房里偷偷换药柜里的药,还会带着我充霸王,去故意吓唬桃溪谷其他的小孩子。
    没多久,她就成了桃溪谷里的孩子王,桃溪谷的七八个孩子全都对她唯首是瞻。
    但是纸包不住火。只要是阿月做过的坏事,不出两天,师娘肯定就会将事情的前因后果m0得清清楚楚。然后师娘就会罚她跪一晚上祠堂。
    而我,就成了专业陪跪祠堂的人……
    来桃溪谷不到半年,我的寒毒便解了七分。
    师父说,只要我好好在在谷中养上两年,到时候身t一定会痊愈,想去做什么都可以。
    那时候,我其实想过要永远留在桃溪谷。
    因为师父师娘对我很好,因为这里的人都很纯朴,也因为,我发现自己越来越舍不得离开阿月……但是上天没有给我选择的机会,次年冬天,师父就收到了父皇的来信。
    父皇在信上说,他生命垂危,想在临si前见我最后一面。
    可我不敢合眼,日夜赶路,却仍是没能见到父皇最后一面……我跪在塌前,只能偷偷看一眼他的遗容。
    师父跟我一起回了皇g0ng。塌前,师父一眼便看出父皇的si因不简单,并不是简单的生病而亡。
    但当时我身边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去抗衡这一切,那时候皇兄已然将整个皇g0ng、甚至整个京城都掌握在他的手中,故而即便师父告诉了我真相,我却毫无办法。
    师父问我,是跟他一起回桃溪谷以后和阿月过普通的生活……还是留在京城参与这场y谋的角逐?
    如果后来我知道留在京城,会让那么多ai我的人si去,那么我一定不会这么选择。
    可少年时的我并不知道以后的一切,心里被仇恨填满,满心只想为父皇报仇!
    所以我对师父说,“我想留在京城。”
    师父微不可闻的轻叹一声,而后道:“师父尊重你的决定。但你也要清楚,留在京城……那么以后,你就和月月不要再有任何联系。”
    我点头答应,心中一阵钝痛。
    师父临行前,为我做了最后一次针灸,给我留了药方,还有父皇的信。
    信里除了父皇急唤我回京之外,还附带了一条衣带诏:若朕薨,传位于皇七子,萧远衡。全棢蕞快蕞全déノ亅丶説儘洅:ΓOUSHひWu.χyzヤ;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