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高唐之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RouShUwu,XyZ 懂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东风袅袅,吹散一天霞彩。天光渐明,将晓未晓,帘外柳梢头,h鹂相媚好。
    珠纱账内,有美人独眠,一弯玉臂搁在红被外。似寐似醒间,腿心忽地痉挛起来,鱼嘴儿似的一张一缩,满是焦灼的渴望,同时又有种莫名的舒爽。
    惟恐那快意远去,她下意识地夹紧腿,huaxin绞了一阵,吐出一gu热流,难言的惆怅漫向全身,只觉得不足。
    她再夹腿,摩擦挤压花口,那快意似乎去的不远,就匿在huaj1n深处,招之不肯再来,隐隐有勒索之意。
    阿蘅怅然地坐起来,心是空的,不知拿什么来填充。
    她下了床,无心理妆,更无胃口,到温泉池里游了几个来回,方才定下心来,拿了一卷诗来解闷。
    读到“紫j兮文波,红莲兮芰荷”,腿间便是一紧,竟忆起x器在t内滑动的光景,那紫红的狰狞,y热的滋味。连忙换个姿势坐。不想后面又是一句“恐沾裳而浅笑,畏倾船而敛裾”,huaxin咕地一声,吐出一口蜜泉,sh了亵k。
    阿蘅坐在一片冰凉上,恍然暗道,原来是这个水。
    她索x丢了书卷,倚阑假寐,满脑子是王郎,心心念念的不是他的x中锦绣与腹中珠玑,却是他胯下那根粗硕强y,惯会在她t内胡搅蛮缠的yan物。
    近来西北大旱,民变迭起,王士宜勤于政务,宿在省中已有七八日。
    阿蘅换过底衣,来至厨下,捡了几样他ai吃的小食与甜酒装盒,遣人送去省中。
    王士宜晚间回来,阿蘅已浴过登床,一室都是她的草木幽淑香气。
    听到他的脚步声,她坐起来,长发凌乱拖于玉枕畔,双颊绯红,眼波如流。软垂的白绢寝衣领口裂开,露出一侧的圆肩与青碧se抹x。
    抹x里的雪团微颤。
    王士宜见了,腹下发热,强自镇定,在床边坐下,吻她的额头,“蘅蘅又发烧了?”
    阿蘅摇摇头,伸臂搂住他,将脸埋在他x前,“我只是想你,你可也想我?”
    “朝思夜慕,无时不刻。”
    她探手去m0他胯下,“它也想么?”触手yingbanban,极粗大,极昂扬的一根。
    满满是情意,只待倾吐。
    王士宜笑着衔住她的唇珠,“它想得最苦。”又问,“蘅蘅今日怎么这样热情?”
    阿蘅不答,但将小舌伸入他口中,纠缠吮x1。
    不知不觉间,王士宜已将她压倒,yan物寻到露水滴嗒的huaxin,“滋噗”一声没入。纤径较往日更紧致,更灼烫,更多汁,爽滑无b。
    阿蘅只觉得一日的空虚一扫而光,长长舒一口气,“王郎,我好欢喜。”
    终于唤起她的似水柔情,王士宜亦十分感怀,捉住她两只手,按在她头侧,柔声道,“更快活的在后面。”
    沉稳有力地撞击起来。
    阿蘅听到水声,脸都要红破了,偏王士宜还在耳边问,“我的尺寸,可还当蘅蘅意?”
    她一激动,huaxin便绞起来。
    王士宜被她绞得快意,动作越发蛮狠,将她的jia0yin撞得支离破碎,huaxin喷出汩汩甘泉。
    阿蘅眼前一片白茫茫,只觉身子越来越轻,似幼时被他高高举起,在浩荡江风里旋转,鸥鸟一般逍遥,又似驾着飞舆冲进高唐之云,苍龙蚴虬於左骖兮,白虎骋而为右騑,飘飘摇摇,何乐如之!全棢蕞快蕞全déノ亅丶説儘洅:ΓOUSHひWひ.χyzヤ;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