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高唐之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RouShUwu,XyZ 恼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婚姻并未改变阿蘅业已养成的习惯。
    王士宜在台省时,她闭门独处,读诗抄经,继续修nv生涯。王在家时,她亦不拒绝闺房燕好,但只当是尽妻子的义务,殊无热情。
    王士宜明白,她这是把自己当姬绍敷衍,重逢时那一句“身如病树,心如灰堆”并非虚言,既恼她的无情,又怜她的无辜。
    yuwang当然可以用手解决,但只有jiaohe才能实现夫妻的亲密无间,水r交融。
    阿蘅才欣欣于发现这个只须动手的懒方,王郎却又不满足于她柔荑的服侍了,强y地入侵她的身t,妄图以热烈的研磨贯穿,令灰堆蹦出q1ngyu的火花来。
    她在床榻间极其安静,耐心地等他结束,偶尔对上目光,还歉意地笑,“我太笨了。”
    不是不清楚他半生孤独,一世清守都是为了她,不是不感激,可还是教他失望了。
    王士宜此前一直独身,请寡居的妹妹崔夫人来家长住,替他理家。拜相之后,家务益繁,而新妇凑巧不通世故,无心细务,崔夫人便继续留在相府当家。
    崔夫人是个明达的nv子,若无紧要事,从不打扰阿蘅,亦不套近乎,连几个稚龄儿nv也约束得极好。每日只在晚饭桌上相见一次,微笑招呼后,各自进食,无多余的话。
    外间渐渐得知崔夫人是相府主事人,都转来奉承她。
    永嘉公主珠珠在高宗薨逝后,又活跃起来,做起了替权贵拉皮条的老本行。g0ng中皇帝尚年幼,便将目光投向宰相。
    阿蘅虽美,却是画中人一样木讷,且不复好年华,身t受过亏损,秋冬常病,未必能再为士宜诞育子nv。
    她有一个私生nv,堪堪十五岁,对嫁小贵族无兴趣,yu入相府为士宜妾。
    崔夫人澹澹听了,一口回绝。她最了解兄长。四十不娶,只为阿蘅,又怎会在如愿之后另寻新欢?
    冬至日,幼帝于兴庆g0ng赐宴重臣及家眷。
    阿蘅第一次见到九岁的新皇。对于太子峤的子嗣,她总怀有一份特殊的亲切。
    然而,那青笋一般稚neng的男孩见了她,只是一笑,问:“姑姑见多识广,却不知我翁翁与王相公的尺寸,哪个更当你意呢?”
    鄙夷的神情与他的年龄极不相称。
    转过年来,王太皇太后便以“笞sig0ng人,狠鸷暴戾,姑息恐遗国患”为名,废幼帝为汝南王,改立其庶兄承仪为新帝。
    庙谟独运,细节无从稽考,但时人皆以为这一废立是王士宜的意思。
    连教唆幼帝的永嘉公主也被逐出京,交东海王肖看管。
    阿蘅得知时,木已成舟,痛心之余,惟有恳求王士宜,“不要再伤害我伯伯子嗣。”全棢蕞快蕞全déノ亅丶説儘洅:ΓOUSHひWひ.χyzヤ;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