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小瘸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6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听到霍桀声音的那一刻,晃荡的心又莫名落地慢慢的平静。
    “霍哥。”
    “叫什么。”
    “……老公。”也不是叫不出口,为了让霍桀开心,就叫吧。
    叶河清捂着眼睛,走在路上轻轻跟霍桀说:“等我回去。”
    两个月后,跟叶河清同一航班的同学见他急急忙忙下飞机,笑着问他走那么急干什么。
    叶河清迫不及待:“有人等我。”
    同学问:“对象啊?”
    叶河清点点头:“是我老公。”
    就在人群的另一头,他跟霍桀对上眼神,笑着跑过去牵上霍桀的手。
    “我回来了。”
    风筝飞再远,终归有落地的一天。
    正文完。
    ※※※※※※※※※※※※※※※※※※※※
    待修错字,正文到这里就完结啦,后面会有一些叶小照的番外,从他的视角写他的故事,以及小河结婚后的日常,谢谢大家!
    番外会从31章开始写,之前放错稿子,3133章是空的!大家记得回去翻。
    第62章 番外四
    跟叶河清通完电话后, 隔了两天叶小照依然魂不守舍。
    叶河清一语惊醒梦中人,仿佛已经膨胀的气泡, 被一根细针刺破,蔓延出百般思绪,所有思绪的源头都出于危澜。
    叶小照陷入苦恼, 为这份不该萌生的感情,他甚至不敢面对危澜。
    一天趁着早餐时间, 叶小照觉得是时候做一个决定。他连续几天没再正眼去看危澜, 不是不想看,而是不敢看,怕多看一眼, 心里的旖念更重几分。
    叶小照抚平嘴角的苦涩,事实上有些可悲, 他这几天逃避式的行为愚笨又可笑, 对危澜的感情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刻意逃离而减轻一点。
    所以……
    “医生,我的身体状况恢复不错,接下去的日子不希望再给你添麻烦,我想回自己家里住, 今天就收拾东西过去。”他话一顿,察觉危澜凝聚在脸上的目光, 偏过视线,“这段时间真的谢谢你的照顾。”
    大概这样就能暂时让自己冷静下来吧, 叶小照无奈的想, 等他处理好对危澜不该有的感情, 看到对方不再生出异常的情绪波动,就以朋友的身份默默相处就好了。
    “先吃完。”危澜对叶小照的话未做表态,神色也看不出波动。
    今天危澜需要去医院值班,叶小照专门挑了对方工作的时间,这样他收拾行李的时候就不用面对危澜,怕听到让他动摇的话。
    其实叶小照多虑了,危澜稳重体贴,从来不做让他为难的事,叶小照执意想走,大概对方会的送他到家里。
    危澜把叶小照送下楼,见他脸色越来越凝重,喉结滑了滑,隐隐的发出一声叹息。
    有的事似乎并非克制就是好,面对早就滋生的情愫,同样是新手的危澜没有过应对的经验,凝结在叶小照眉间的轻愁让他心疼。
    逾越在内心的理智隐约冲破界限,刚到叶小照家门外,他要取走行李箱时,危澜故意没把箱子交还给他。
    “小照,”危澜直视叶小照,“你避开我的这几天,想清楚了吗。”
    叶小照心神俱震:“医生说什么。”
    危澜迫使他抬头看自己,门锁刚开,不容拒绝的牵起叶小照的手进去。
    圈在手腕的温度烫得叶小照脑门突突,他的嗓子一片干哑:“医生,你还要工作……”
    危澜摇头:“先解决我跟你之间的事。”
    危澜望进叶小照避让几天的眼神:“我从你的眼睛里读到了一种情绪。”
    “你喜欢我。”
    空气凝固在这一刻,叶小照清晰听到心脏急速跳动的声音。他原以为隐藏的很好的东西,根本瞒不过对方。
    危澜对怎么拒绝他呢?觉得他恶心,他本来就不配,那么危澜会从此跟他淡了交往?
    纷杂的思绪水一样冲过脑子,男人沉稳的声音如同一道天雷。
    “我很高兴,早在你喜欢我之前,我就在等你。”
    “小照,我对你的感情源于一见钟情,你信不信。”
    叶小照当然不敢信,他和危澜完全是不同的两个人,任何都不同,危澜怎么会对他一见钟情呢?
    “可能接下来有些冒犯,”危澜忍了忍,放下行李箱,两只手禁锢着完全不给叶小照回避,“你的一再避让让我不得不做一点冒犯的事。”
    危澜吻上叶小照的眼睛,接着是唇。分开的时候,他压抑微沉的气息,说:“小照,你能确信了吗。”
    本来以为只是单方面的卑微暗恋一下子变成心意互通,是危澜的早有预谋。
    叶小照彻底回神时他已经跟危澜正式交往了三天。
    他又搬进危澜的公寓,早上印在唇边的吻让他清冷的面容增加几分害羞的色彩。
    叶小照享受危澜的投注在自己身上的感情,又贪恋的想要更多,同时觉得自己跟危澜偷偷摸摸的交往,不告诉叶河清是他的错。
    “小照在想什么。”
    交握的手传递彼此的温度,叶小照已经习惯这样的温度,他看了看危澜,有些犹豫,但还是选择告诉对方。
    “我如果把我们的事告诉小河,会不会不妥当,你有任何的想法我都会尊重,假如不愿意公开我可以——”
    危澜紧了紧掌心,喉咙溢出低沉的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