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小瘸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4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结完账,叶河清手里提前拎的袋子全被霍桀轻轻松松地接走,超市距离公寓大约七八分钟的车程,叶河清回头看占满后座的购物袋,说:“太多了。”
    霍桀笑笑,漫不经意的问:“刚才在超市,你在胡想什么。”
    被击中心思的叶河清顿时低头不语,他在霍桀面前没有撒谎的本事,经常脑袋里想什么就轻而易举的被对方看出来。
    叶河清呐呐:“没有想。”
    霍桀手指在方向盘上敲了敲,鼻腔发出一声嗯,显然不信。
    之后车内陷入沉寂,霍桀脸色淡淡,叶河清窥见他情绪似乎不太好,本来还疑惑霍桀哪来的车开,话全部咽在嘴边吱不出半声。
    自交往前到交往后,叶河清对霍桀向来有一说一,他的人生即便经历过苦难,思想却一直犹如白纸,跟霍桀恋爱后,智商更有往下的趋势,有些东西只要霍桀稍稍硬下脸色,他就被对方牵着鼻子走,晕晕乎乎的把事情全部如实招出。
    霍桀不会指责他,但他这么淡着神色,叶河清看见心理也不好受。车开到地下车库,叶河清抓住给他解开安全带的手,直勾勾看着霍桀,闷在嘴边的话终于吐出:“我不想你为难。”
    好像恋爱之后,叶河清过去不会太放在内心在意的东西,现在因为多乐一个人而去在意起来。
    比如他有一条腿不方便,别人看他看看就过去了,自己不会掉一块肉,可霍桀跟着他在他身边,同样去承受那些眼神就不行。
    叶河清心里有一点难受:“霍哥,我不想他们那样看你。”
    霍桀目不转睛,内心松开一口气,脸色突然好转。
    “干什么,还替我担心起来他们的异样眼神?”
    霍桀什么人没见过,他摸了摸叶河清的脸:“别多想。”
    把购物袋搬回公寓,整个三层的冰箱塞得不剩一丝多余的空间,霍桀在这边呆不长时间,过明天下午,又要飞回国内。
    叶河清今晚总有些心神不宁,霍桀抱着叶河清察觉到他在走神,不满的扭过他的脸:“看看我?”
    霍桀说:“你肯定还有事瞒我,今天下午那位老师跟你讲的话一五一十告诉我。”
    时间还不算太晚,前几天的这个点两人早就躺进床里抱一下亲一下,霍桀跟叶河清如今处在互相触碰又隐忍克制防线的边缘,顾及明天要回国,霍桀吃不到肉总想喝多点肉汤,可叶河清要是不在状态。
    霍桀一把将叶河清抱起来放在床里:“今晚怎么回事。”
    叶河清欲言又止,他伸手在瘸掉的腿上捏了捏:“霍哥,放在以前我基本不去在意也不抱希望,但如今跟你在一起,我有的时候没办法不去在意自己的这条腿是否完好,像今天在超市我还能忍耐,可如果再换到比较正式的场合,我觉得没有脸站在你身边……”
    他说话时别过脸没去看霍桀变得越来越难看的脸色,几乎在话音停止的一瞬间,叶河清的视线来了个大旋转,身上不容忽视的气息和重量逼着他不得不正视霍桀。
    霍桀贴在叶河清脸上,嘴唇轻轻摩挲:“只要我心里有你,就不会畏惧任何人的言语,今天别人看我们让你难受了,他们没让我怎么样,你说这些话却叫我难受了。”
    “哥喜欢你,包括你的缺陷,在我眼里只要是你的,就都是好的,明白吗。”
    没给叶河清再反应的机会,炽热的气息堵住叶河清的嘴,霍桀释放出的强烈浓重的感情起伏,亲着亲着,叶河清的眼角忽然浸湿一片水光。
    受霍桀的影响,他此刻异常的亢奋,内心和身体隐约被克制起来的东西准备冲破防线。
    他伸手要去擦眼角,霍桀抓起他的手扣在掌心,慢慢用嘴清理干净他的泪痕。
    “亲一下就哭,我欺负你了吗。”
    叶河清想出声,话到嘴边打起一个嗝,他摇摇头,隔着薄薄的泪眼,看到霍桀动容的面庞,绷紧的那条线刹那间断裂,双手绕上霍桀的脖子,用力把他往下一扯。
    “霍哥,我们……吧。”
    霍桀还没反应过来去听清楚那个微弱的字眼,叶河清比他动作还迅速利落,本来就散的差不多的衣服压在手边,叶河清第一次鼓足所有的勇气,颤颤悠悠对着霍桀坐直,腰一软,又塌下去。
    ※※※※※※※※※※※※※※※※※※※※
    待修错字,谢谢大家,祝大家冬至快乐!
    第61章
    迎来第二年初夏的时候, 危澜医生传来一个好消息, 适合叶小照的肾.源出现了,等天气在暖和些, 就能为叶小照进行移植手术。
    叶小照在危澜医生将近一年的精养下身体一直处在良好的状态下,随时可以进行手术, 叶河清小心再三的跟医生确定此事,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抱紧手机直接当着危澜医生的面哭出声。
    彼时叶河清还在上课, 期间休息的十分钟他在走廊跟医生打了个电话, 对于季节变化叶河清向来记在心里,就怕叶小照身体不适应生病,挑了闲余的十分钟问候, 没有预料到忽然听到这个消息,砸的他眼花脑蒙, 不顾及形象的在走廊上哭着, 像个受了气十足委屈的孩子。
    教室内的学生好奇地观望, 有人询问叶河清需不需要帮忙,他回过神对他们表露的友善摇摇头, 示意自己没事。
    叶河清只是太高兴, 人生迎来另外一个盼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