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小瘸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霍桀说完,喉结不自觉滑了两下,视线凝在窗外,嘴里骂了声。
    趴在路边垃圾桶吐的人不是小瘸子是谁。
    小瘸子情况看着实在糟糕,头发无精打采地耷拉,手不时地碰碰眼睛,霍桀合理地怀疑小瘸子在哭。
    他头疼地让司机把车倒回去,三两下把小瘸子拎回车上,自己跑前头,让身后的两个小醉鬼胡言乱语。
    胡言乱语的只有徐司礼,小瘸子挨在一边安安静静的,霍桀的心思都放在他身上了。
    闭眼靠在椅子的叶河清突然叫了几声小照,霍桀跟司机说了个地址,开到老房子楼下,让小瘸子自己上楼。
    小瘸子一动不动,霍桀下车,过去把他扶起来。
    “能走吗?”
    “……”
    霍桀也不知道小瘸子的具体住址,白白跑来一趟,最后只能把两只小醉鬼一并捎回自己的地方。
    霍桀在樊城有两套房子,一套靠近S大,一套靠近市中心。他让司机开到市中心附近的那套房,把小瘸子重新放进车里,人还特别黏的扒拉着他的手臂,死活不肯撒手,一口一个小照。
    “小照是谁。”
    小瘸子抿抿嘴巴不说话,给霍桀直接看笑了。
    霍桀把两个醉鬼带回家,徐司礼经常喝酒,就算喝醉,还知道路怎么走。小瘸子一看就没碰过酒精,走的路不是直线,轻飘飘地抬腿,甚至同手同脚。近看他脸颊烧红,在车上乖巧安静,下了车就有些不配合。
    霍桀跟在两个醉鬼身后,徐司礼寻到大门自己冲进去,小瘸子脑袋一歪,在他栽向树干前,霍桀用手包着小瘸子的脸颊。
    脸颊触感烫手,温度热热乎乎,像个蒸熟了剥完壳的鸡蛋,肌肤细腻嫩滑,又小,一裹就完完整整地裹在掌心。
    霍桀扳正叶河清的脸:“走这边。”
    叶河清醉眼迷离地盯了好一阵霍桀,乌溜水亮的狐狸眸子慢慢一眨,口齿不清地说:“这里不是我家。”
    霍桀笑他:“还会认家,看来没疯。”
    下一秒,叶河清眼睛闭紧,眯成两条缝,眼睫毛湿润地眨啊眨,毛毛虫似的慢慢靠在霍桀身上,拉起他的手放在自己小腹前。
    叶河清认错人,惨兮兮地开口:“哥,我肚子好涨,想去厕所。”
    霍桀一哂:“看来真醉疯了。”
    “小照,”叶河清不依不饶,“哥——”
    看在小瘸子叫他一声哥的份上,霍桀心里没由来的感到有点爽快和满足,跟徐司礼那小子叫他哥完全不是一种感觉。
    他轻轻拍了拍叶河清微微鼓起的肚皮,像个小小的皮球,有些弹性。
    叶河清抱着肚子皱眉:“走不动,想去厕所。”
    霍桀慢悠悠地笑,说:“哥带你去尿?”
    ※※※※※※※※※※※※※※※※※※※※
    待捉虫。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爱大神 2个;我家勛勛萌萌哒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你卷 20瓶;墩墩小可爱*^o^* 5瓶;魏无羡 2瓶;此乃机智的小忆、方笑笑喜欢王小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11章
    “尿尿……”叶河清口齿含糊地跟霍桀念了念,干净秀致的眉毛紧紧地拧着。霍桀好整以暇,他嫌人走得走,一伸手,抓到霍桀手腕上,“哥、哥走快点,我肚子疼。”
    叶河清不识路,像只无头苍蝇拉着霍桀乱转。他急得跺脚,回头发现霍桀扯不动,人就蹲在地上,抱着膝盖捧着肚子,额发贴了许多湿/漉漉的汗。
    霍桀收起逗小瘸子的心思,把人拎起来送到一楼的卫生间:“乖弟弟,进去尿吧。”
    甚至贴心的扭开把手,就差没帮小瘸子脱裤子了。
    叶河清一头栽进去,很快趔趔趄趄地跑出门。
    他扯住霍桀的手臂,眼角一层湿湿的水光,也不知道是眼泪还是汗:“哥,这里不是我们家,不是我们家……”
    霍桀看他裤子穿的好好的,腹部微微撑起一小块弧度,就知道人进去了,认出不是他租的那间又旧又破的小平楼,不愿意尿呢,认房子还严重到认厕所。
    霍桀觉得好笑,看小瘸子急的满头大汗,整张脸因为难受皱成一团包子,他也不好意思得寸进尺的欺负人家。
    自觉躺在沙发睡觉的徐司礼嘴里大叫大嚷,霍桀训斥一声,叫嚷立马安静,再低头,小瘸子也让霍桀那声训斥训得安安静静,没有再出声吵着回家找厕所。
    霍桀重新把小瘸子领进卫生间,小瘸子趴在马桶埋头就吐,吐完之后手软腿脚也软,半个身体瘫在地上,抬起湿湿的眼睛对霍桀说他腿疼。
    霍桀下意识看向小瘸子的左腿,叶河清的左腿以一个稍微怪异的姿势压在右腿下,脸上布着一片潮红,脖颈的皮肉汗津津的,他试图自己站直身体,脚却软软的压在地上,没办法多动几下。
    叶河清急了,两只手不停地往左腿拍打,嘴里碎碎地念:“站起来,站起来,快站起来——”
    霍桀哑然。
    叶河清还在试图打他的腿恢复力气,越焦急脸上的表情越难看。
    霍桀喉咙紧了紧,伸手撑在小瘸子的腋下将他稳稳地抬起:“能站好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