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小瘸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叶小照见到他,没吊点滴的手稍微抬起,等叶河清靠近了微微握紧。
    叶小照难得主动认错,放在叶河清手背的拇指蹭了蹭,虚弱地说:“是哥这次做的不好,你别自责。”
    叶河清想狡辩,告诉对方自己没自责。但只要看到叶小照苍白的脸色,眼眶就不争气地泛红,湿热感如潮水蔓延。
    他沙哑的说:“哥,你先休息。”
    叶河清在病床陪着叶小照,等人再次睡下,才去医院装有公共电话的地方,往店里打电话,多要了一天的假期。
    叶小照再醒来已经到了下午接近六点的时间,他看到叶河清像个木头人一样愣愣的坐着,忍不住伸手捏捏对方,发现失去的力气慢慢回来。
    “小河。”
    叶河清眨眼,回过神扑在床边,巴巴地瞧着叶小照:“醒了就好。”
    叶河清原来叫叶小河,因为是在一条小河边捡到的。名字简单,但太过随意,叶小照等年龄大了一点,才跟家里说替弟弟改个好点的名字。
    叶家养叶河清虽然抱有目的,但叶小照对这个弟弟却是真心的。帮他取个好名字,让他念书,教他道理,有人欺负还要给他出头。
    养父母的情不见得完全真,兄弟间的感情却稳如磐石。
    叶河清心底装着事,他一直在想医生办公室内对他说的话。
    “小照……”叶河清抓起叶小照的手,弯弯的狐狸眼睛完全睁开,他认真地说,“我想给你换肾。”
    叶小照嘴唇刚动,叶河清急忙打断:“只有一个肾也可以生活。”
    他祈求的说:“我想给你一个肾,我要跟你一块活下去。”
    叶小照定定地注视着他,缓慢摇头。
    叶河清难得固执:“我去跟医生说,我早就跟你配型成功了,医生说换肾后有很大的机会救你——”
    啪——
    叶河清的脸斜斜的偏过一个角度,他不可置信地张了张嘴巴,微微的热意从脸颊传递开。
    叶小照抽回手,唇一张:“不许。”
    叶河清的眼泪顿时哗地流下。
    ※※※※※※※※※※※※※※※※※※※※
    待捉虫。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凉川凉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你卷 20瓶;桂圆 10瓶;2 75047 5瓶;35085449 3瓶;此乃机智的小忆、方笑笑喜欢王小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10章
    叶小照打完那一巴掌的瞬间就马上后悔了,叶河清流无声流的眼泪渗进他的心里,藏刀子似的把他的心割成一片片。
    叶河清这几年为他做了太多事,吃苦没喊过苦,回了家哪天不是高高兴兴的露着笑脸。
    想想叶河清其实也只是个十多岁的大孩子,别人还在上学的年纪,他已经带着一条不方便的腿在社会摸爬打滚几年,心思全系在这个家,系在他的身上,从来没有为了他自己活过一天。
    叶小照压抑内心的酸楚,手指紧了又紧,看着叶河清泪水浸朦胧的眼睛,难受不已。
    世上再也找不到第二个像叶河清这么听话懂事的小孩,在他眼皮子底下,亲眼看着长大的孩子。
    “哥不应该动手,弟,疼不疼,疼不疼,哥打的疼不疼。”
    叶河清不说疼,叶小照本身没几分力气,但叶小照似乎觉得把他打得很疼了,表情充满自责与懊悔。
    叶河清抓起叶小照的手贴在刚才被打的脸颊,长长的呼一口气:“小照,我真的不疼。”
    他只是心疼,疼得快要直不起腰。
    疼的是这一刻知道了叶小照究竟怎么想的。
    在樊城三年,叶河清每天的信念只有一个,赚够钱给叶小照换肾,给他一个跟普通人一样健康的身体。而就在刚刚,他终于意识到,叶小照铁了心不会接受他的一颗肾,也许哪怕就是死,叶小照都不要他给的肾。
    叶河清擦干净眼泪,对叶小照格外依赖的他意外的没有说太多话。
    “小照你饿不饿,我去外面带点东西。”放叶小照躺好,他匆忙地逃离病房。
    叶河清在医院周围的饮食店带了份适合病人的粥回去,喂叶小照喝下,等人睡了,他在黑暗的环境里像一座雕像待着,久久才带好门离开。
    夜色下的樊城他第一次觉得陌生,从前之所以会有归属感,也是因为他知道下班后,家里有叶小照等着自己。
    他现在不能确定叶小照还能等多久了,如果没有叶小照,他的家也就没了。生命如浮萍,无论在哪里对他的意义都一样。
    叶河清心绪游离飘忽,仿佛一只迷途的羔羊,漫无目的地穿梭在这个城市。他今天实在太累,左腿承受的压力此刻压在身上,似乎将他压垮。脊背微微耷着,走起来不如平时稳健,腿脚瘸的幅度比较大,行人经过,都会侧目看看他。
    有的人为他的容貌惊艳,也有的人望着他的左腿惋惜。
    叶河清没选择回那间租了三年的老房子,浑浑噩噩地拐进一家酒吧,他行事谨慎细微,不曾踏足过声色场所,此刻难免感到紧张拘束。
    规规矩矩地活了十多年,怀着一醉方休的念头进来,真的进来倒不知该做些什么,手脚怎么摆也觉得别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