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小瘸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小照,”叶河清在叶小照面前弯腰,伸出手心放在叶对方额头贴紧,自己再把自己的额头贴过去,严肃地告诉他:“你在发烧。”
    叶小照的身体这几年虚弱,免疫力每况愈下,气候的热冷对他影响都很大。他就像变成必须精心养在器皿里时刻需要精心关照的人,无论哪一方面发生点小毛病,叶河清犹如惊弓之鸟,竖起全身戒备,遇上小感冒都得拉着叶小照去医院检查。
    叶小照本身就抗拒去医院,尤其距离做完透析的时间还很短,他情绪低恹:“你让我试试体温计,低烧就不去了。”
    “哥,”叶河清控诉,“健康不是儿戏。”
    叶小照望着叶河清欲言又止,想说自己本来就没拥有健康,怕话说了惹叶河清伤心,神色一软,好言好语的哄几声,叶河清才勉强答应暂时不马上送他到医院,等先量过体温吃药,如果温度再升就不能耽搁。
    六月的天,樊城热的像个火炉,没安装空调的房子堪比蒸笼的存在。叶河清向店里请假,留在家照顾叶小照。
    不到十点,阳光渗进窗户,温度升高,空气闷热。他把所有帘子拉紧,叶小照肚子仅盖着一条薄薄的被单,竹席摸过去,有些热,吊扇哗哗转着,再下去风都是热的,叶小照睡的并不安稳。
    叶小照额头垫一块湿毛巾,身体被叶河清刚才用酒精擦过了。他摸摸叶小照的脸,把桌上剩下的药仔细收起来放进抽屉。
    叶小照肾功能损坏严重,吃药非常注重分量,多吃一点都不准。
    “小照,”他在叶小照耳边轻轻的说,“我出门一会儿,手机放在你的手边,出事给我电话。要是口渴,我在桌子上留了一杯水,方便你喝。”
    叶小照沙哑地应着,他把门窗紧锁好,才放心地出了门。
    楼道长窄,两名衣着工作制服的青年小哥扛了个空调上楼,叶河清在旁边避让,等工作人员上楼才继续走。
    走廊迎面上来一名中年男人,笑容温厚,向他打了个招呼。叶河清眨眼回了句对方的问好,这阵子他送外卖忙,连楼上来了新邻居都不知道。
    阳光灼眼,叶河清从公车挤出,擦了擦汗湿的额头。附近坐落一家比较大型的电器城,原厂商出货,价格比在普通的家电用具门店买便宜实惠。
    他跑进其中一间电器门店,像售卖员说明需求后,选购了一台制冷扇。
    叶小照体质虚,一吹空调不但容易流鼻血,还会燥痒。他在店里听同事说制冷扇功能性不错,比普通风扇凉快,耗电也不严重,眼看七八月份即将来了,叶小照留在家里养病,天这么热下去也不是办法。
    头两年兄弟两个生活,日子拮据辛苦一点,今年手头缓了些,存款不多,但买台制冷扇还是足够的。
    叶河清交完款,店里的售卖员说有人负责把制冷扇送到地址上。他到菜市场买了些菜,回家后制冷扇已经送到了,叶小照盘着腿坐在沙发上捣鼓,他笑着靠过去:“小照。”
    一摸叶小照额头,脸色顿时凝结。
    “怎么越来越烫手了。”
    叶河清重新给叶小照测量体温,体温升高了一点,这一点对叶小照而言却许有致命的可能。
    叶河清放下手里的购物袋,头发的汗来不及擦,转身就跑进房,把抽屉里的银/行/卡取出:“小照,我们去医院。”
    他够着手拉叶小照,叶小照手脚软绵绵的,没什么着力点垂下,意识已经不大清醒。
    “哥——”
    叶河清心神一震,几年来养成的习惯让他迅速把叶小照放自己背上,拎了钥匙带着人出门,一瘸一拐的背人下楼。
    炽热的光点落满翠绿的爬山虎壁岩,小巷子悄寂,余下蝉声绵绵。
    叶河清吞咽着干涩的嗓子,睫毛一层湿汗,汗水模糊视野,眼前一片盎然的绿色渐渐失焦,褪成单调枯燥的黑与白。
    他边跑边回头叫叶小照,胸腔压抑着急促的喘气,细长的手紧紧箍上叶小照的腿,越过那颗古老的槐树,一路冲到巷子的岔口,很快拦到出租车往医院赶。
    医院的廊道挤满一排人,叶河清送叶小照进急诊室后,靠在雪白的墙壁不停喘气。
    他的手脚,甚至指尖都在颤抖,心脏针尖戳似的发麻。
    叶河清太后悔了,他在自责,早在发现叶小照低烧,就不该拖延治疗的时间。平常人的身体能拖有自愈能力,叶小照能吗?
    趁手术,叶河清抹了抹脸转到外面办理手续。医护人员见到他腿脚不便,专门弄来张折叠凳让他坐着排队等。
    医生把叶小照的病情稳定后,把叶河清叫到办公室里谈话了。
    叶小照尿毒症多年,器官衰竭,肾脏功能严重下降,成为身体的负担。这次发烧因感染诱发,若不是送来医院就诊及时,恐怕会演变至更严重的后果。
    叶河清听完,眼眶里默默淌了泪。
    医院建议,如果有条件,尽早给叶小照做肾脏移植手术比较好。话里包含的条件,无非指的是手术及手术后的一系列费用。
    叶河清经济拮据,他攥了攥裤兜里的银/行/卡,不知道想些什么,跟医生说知道后,魂不附体的向外走。
    叶小照的手术已经完成,人送进病房里休息。
    叶河清在走廊外的长椅坐了很久,直到护士告诉他叶小照的麻醉药效过了,人清醒后有些力气想说话,他才向护士道谢,慢慢吞吞推门进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