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小瘸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短促的笑进了耳朵,叶河清睁眼,眼前放大一张脸孔,高挺的鼻梁差点碰到他。
    霍桀眼色带着探究:“在陌生人的车里都能睡着。”
    叶河清呐呐无语,今天也许太累,他竟没有防备地睡在别人车上。
    霍桀指了指他的嘴巴,做出一个擦的动作:“口水。”
    “……”叶河清一摸,发现嘴角还真的淌着湿润的痕迹,大概是因为吃糖的缘故。
    他懊恼羞赧,长这么大,听小照说他十三岁起就不会睡觉流口水了。
    “对不起。”他摸了摸躺过的地方,发现有些湿,脸颊火辣辣的烧热。
    “我用纸擦干净……”舌头也开始不利索。
    霍桀重新发动车子:“储物盒有纸巾。”
    叶河清伸手就去摸,里面置放不少东西,他顿了顿,拉出一盒拆过的纸。
    抽纸的时候把掉在里面的东西也随手抽出来了。
    一个四方形的小包装袋,上面印有字母。
    霍桀余光瞥过,嘴里骂了一声:“这帮崽子借我的车敢把乱七八糟的安全套搞进来。”
    叶河清听到安全套,忙把手上这烫手的安全套扔回储物盒,埋头苦擦自己口水留下的痕迹。
    霍桀看小瘸子露出童子鸡一样的反应,不怀好意地想:难道小瘸子真是纯纯的一朵小白花?
    纯纯的小白花回家晚了,路上接到叶小照电话。
    他跟叶小照说话的语气温温软软的,含几分亲昵。眼睛本来就好看,笑起来更不得了,乌黑卷翘的睫毛飞颤,四处放电,滋啦啦的,电得霍桀频频侧目,心口过电似的麻,也痒。
    如果不是叶河清叫了叶小照一声哥,霍桀以为他跟情人通话呢。
    小白花收了手机就不出声了,看起来又乖又静,刚才的笑倒像昙花,转眼即逝。
    车驶进爬山虎深巷,昏暗的路灯光线蒙蒙的晕着湿漉漉的地面,泛一层柔软安静的光。
    叶河清估摸着距离,说:“我就在这里下车,今晚真的非常感谢你。”
    霍桀把车靠在巷子,前面就是平房楼。地方破旧,周围不准养狗,这个点大多数人都睡下了,黑漆漆的一片。
    叶河清担心叶小照守在窗户等他,万一见到他从一辆高档车出来,指不定会乱想担心。
    “我进去了,你……”叶河清迟疑地开口,“路上当心。”因为犹豫,话音刚落,夜色细雨中听着倒显出几分缠绵的意思。
    霍桀一声未回的开车走了。
    晚上叶河清等叶小照睡下后,自己才回了房间。他平时因为工作忙碌,回家沾着枕头就陷入沉睡,很少做梦。
    这晚却做了个梦,梦里色彩斑斓,蔓延着一股炽热潮湿的气息,汹涌澎湃,又如同被禁锢压制,恍恍惚惚地叠着夺目的璀璨火红。
    清早,叶河清在惊愕下闷醒。身体包裹着一层挥之不去的粘腻。
    他手脚岔在床边,错愕地看着湿润的裤子。时间慢悠悠地扯回他漂浮的心智,意识到这是梦遗,感到有些羞耻的难堪。
    叶河清知道男生会来梦遗,青春期的正常现象。他发育比常人晚,每天心思挂在工作上,这东西来不来,他很少注意。
    潮热黏腻的触感汗津津贴着裤子,叶河清一咕噜爬下床,转去卫生间清洗时,遇上叶小照刷牙。
    叶河清下意识拉了拉裤子,他僵硬地立在门外,轻轻叫了一声:“哥?”
    兄弟之间的默契总是来得及时,叶小照余光往下扫去,露出个恍然大悟的表情。
    “弟,你……”叶小照看着叶河清羞愧难当的表情,眼里滑过笑意,婉转地措辞,“长大了。”
    长大了,就知道想对象了。
    “小照,我——”
    叶小照捧起水杯咬着牙刷出去:“哥把卫生间先给你用。”
    走的时候,叶小照还是没忍住:“哥哥知道你学会想女人了,真的很欣慰。”
    叶河清闷着脸,想告诉叶小照他没有想女人。
    梦里的影子他依稀还有些印象,那身高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女人。
    叶河清觉得这梦简直匪夷所思,莫非他在梦里想男人?
    ※※※※※※※※※※※※※※※※※※※※
    待修。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魏无羡 5瓶;36392205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9章
    叶河清迷迷瞪瞪,短时间没注意到叶小照的异常。
    早餐上桌,煎了荷包蛋,兄弟两分,叶小照四分之一个,剩下的都给叶河清。清粥用糯糯的米熬制,粒粒饱满,素色的小菜清爽脆口,适合在夏天开胃下饭。
    叶小照胃口小,进食的动作也很轻,连素菜都要细嚼慢咽。叶河清吃完自己的,碗筷暂时放一边,看着叶小照慢慢吃。
    针对起床那场羞耻的梦境他没对叶小照讲清楚,男生梦遗无非就是那些事,他跟叶小照再亲密,也不好意思把这点带了些脏欲的心思告诉对方。
    看着看着,叶河清就直觉叶小照不大正常,低低的长睫掩去微微涣散的眼眸,叶小照身体不舒服时,瞳孔才会起变化。
    叶河清猛地起身,动作的幅度不小,椅子刮在地板拖拉出一道刺人耳膜的噪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