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小瘸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今天下雨,你的腿是不是受了凉。”
    叶河清抽空抬头,没解释自己的腿疼不疼,脸探到门外对叶小照说:“一会儿捂捂。”
    青涩稚嫩的脸不见丝毫愁苦,可叶小照知道叶河清拖着一条不方便的腿工作有多辛苦。
    叶河清是叶家收养的义子,叶氏两人前几年出车祸离开,剩下两兄弟。叶小照慢性尿毒症多年,长期的透析使得身体格外虚弱。
    为了他的病,肇事者赔的钱已经花得七七八八,叶河清十六岁就带着叶小照离开村子出来打工,叶氏对他一般,按道理讲究,叶氏两人死后他完全可以撇去叶小照离开,但他并没有选择那样做。
    十六岁的叶河主动清承担起照顾叶小照的重担,叶小照留在家里养病养身体,叶河清负责挣钱生活。
    这一对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弟的生活模式奇怪,哥哥不像哥哥,名义上的弟弟却活成哥哥的模样,把原本叶小照要负担的责任统统包揽到自己身上。
    月亮悬在纱窗外,夜里夏蝉聒噪,收回来的二手彩色电视机不时地断一下信号,发出断断续续的声音。叶河清把洗好的帆布鞋拎到手里:“小照,我去晒鞋子。”
    静谧的月光洒满露台,叶河清爬上去,发现晾衣杆已经空了。他默默摆好鞋子,临到梯架,捂了捂左边的小腿,稍后转身爬到楼下。
    叶小照吃东西的速度很慢,他没胃口,叶河清看一眼他就慢吞吞地吃一口,半碗见底就没有再吃的意思。
    叶河清说:“小照,你上露台把衣服收了呀。”
    叶小照点头,余光扫见叶河清吞吞吐吐的样子,说:“我的身体还没沦落到不能干活的地步。”
    叶河清忙解释:“哥,我没有这个意思。”
    每次只要叶河清有心讨好,就会叫叶小照哥哥,往时他更喜欢小照小照的叫,他觉得亲近。
    叶小照心知肚明,知道叶河清没有这个意思,他压抑心里的难受,想叫叶河清收起小心翼翼地态度,但又怕看到对方露出受伤的表情。
    饭后,兄弟两人分工干活,弟弟去洗碗,哥哥擦桌子。期间断了十分钟左右的电,房子老旧,通风条件一般,电一停,风扇不转屋内瞬间就闷热起来。
    叶河清跟叶小照都是不太受得住热的人,他接一盆凉水往角落洒些驱除闷热,另一边,叶小照刚把蜡烛点燃,回头就看到叶河清蹲在昏暗的角落。
    心底犹如落下一颗石头,叶小照目光微滞,慢慢走向已经站起来的叶河清,问:“腿疼了?”
    兄弟两没一个身体健全的,一个残疾拖一个病秧子,叶小照继续问:“今天淋雨了是不是?”
    叶河清送外卖,叶小照知道他每天单子多,一条腿来来去去的折/腾,正常人都不太承受的了,何况叶河清。
    叶小照二话不说牵起叶河清的手进他的房间,他语气清清冷冷的让叶河清做坐好,转去外面把保温壶里装的水用冷水兑进盆,取了叶河清专用的那条鹅黄色毛巾,进去给他热敷。
    叶河清十一二岁的时候救了个年纪差不多的小孩,车轮底抢来的命,对方没事,叶河清的腿不仅没了,还落了一辈子的病根。
    叶小照目不斜视,抬头看看人。
    目光触及,叶河清就微微露出雪白的牙齿,狐狸眼笑得弯弯:“小照,我自己来了啊。”
    说着还想把脚往回缩,叶小照伸手轻轻地打他一下,语气并非训斥,清冷中无奈的说:“动什么。”
    叶河清皱皱鼻尖,就说:“今天还没洗澡,淋雨了,脚泡在湿袜子一久,会有味道。”说完,眉心也皱了,脸颊像只青蛙鼓起,做出一副自我嫌弃的神情。
    叶小照苍白的脸扯出个僵硬的笑,把热毛巾敷在叶河清腿肚子,往他身边一坐:“小崽子哪来那么多臭毛病,不嫌累不怕疼,就怕脚臭?”
    弟弟追着回:“我怕熏到小照。”
    哥哥就说:“别赖给我。”
    叶河清一直笑,他两条腿搭在床底,半个身体躺平。叶小照刚坐稳,叶河清就迫不及待的,像一只寻求母体的幼崽,把脑袋轻轻挨在叶小照腿边蹭了蹭。
    他叫:“哥。”
    轻轻的,猫爪子挠人一样。
    话音落,叶小照的手心放在他发顶。
    破旧的天花板悬着白炽灯发散蒙蒙白白的冷光,几只细小的蚊虫绕着灯飞撞。叶河清此刻身心放松,神经也软了,迷迷糊糊的,不忘看叶小照脸色。
    叶小照略带倦意的脸一板,他就笑了起来,脸偏过一侧,没让叶小照看到自己突然酸热泛红的眼睛。
    “哥。”他又叫。
    叶小照眼皮一抖,叶河清说:“明天我陪你去做透析,好不好?”
    叶小照有多痛恨自己生病,就有多抗拒每周两次去医院做透析。前几次他不准叶河清跟去,每次折腾到自己回来,人已经虚得起不了床。
    周周如此,叶河清每次看红眼眶却不流泪,难过也只回自己房闷着,转头出去,对叶小照又是一副坚强温暖的笑脸。
    一个家就剩两个人,说什么也不可能再少一个。
    叶小照沉默一阵,才点头答应。
    “哥,”叶河清眼神游移地说,“等我攒够钱,就带你换肾。”
    叶小照目光渐渐冷下去,几乎没剩多少温度,但手里摸抚的动作不忘温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