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小瘸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不晓得送啥子奖励,评论都有红包,么么哒。
    第2章
    车上,徐司礼刚对小瘸子吹去一记口哨,陆飞雪一哂:“神经病。”
    徐司礼被真情实感的三个字里激得头皮直竖:“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你别说,今天第二次碰到小瘸子,指不定真是缘分。他的长相类型我还真的喜欢,人家又不是整的,纯天然,容易激发男人心里的保护欲!”
    “你真情实感第几个了,上一个不才分手两天?上上个还是前一个月的事,哪来那么多真情实感。”
    徐司礼哑口无言,但他觉得小瘸子和那些人看着就不一样,他寻求认同感,三个人里一向霍桀说了算,于是徐司礼头一扭:“哥,我要是追小瘸子你没意见吧。”
    霍桀随手拨了拨头发,漫不经心地嗯一声。
    “那我改天把他约出来吃饭,如果成了,小雪你可不要瞎说话。”
    正午的天,阳光直晒得人晃不开眼。樊城绿化环境好,蝉声一阵接一阵,热浪翻涌,阳光底下站久了看什么都是重影的。
    叶河清送完上午的单子,带着一头汗,去水池边用水洗脸降温。
    他进去的时候已经站着几个人抽烟,餐厅有规定任何职工都不能在这里抽烟,眼前的人叶河清依稀记得有个是通过关系户塞进来的,也就是吊着眼用不怀好意的目光看着他的人。
    老周哥对他千叮万嘱,遇到这些人能避就避,残疾人找工作不容易,叶河清不想丢了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他匆忙洗了脸,目不斜视地离开。
    身后的人迫不及待的议论:“妈的,你们看到没,屁/股真翘。”
    “腰比娘们的还细,他真是个男的?”
    “他不就剩一条腿么,瘸了的那条,以及另外一条也许压根没有?”
    人群发出一阵猥琐而奇怪的笑:“要不你去扒了他的裤子看看?”
    叶河清收起温顺的表情,镜子里的自己目光清清冷冷,狐狸眼宛如两弯冷月,巴掌大小的脸紧绷,显得不易近人。
    门外来了人推门,叶河清重新换回温和的神态,进来的人与他年纪相仿,早早出来打工,没少受过冷嘲热讽,于是也挺看不惯店里某些人背后对叶河清说三道四的话。
    “那帮人什么难听的话都随便捏造出来中伤你,要不你跟店长说说?现在你成了网上红人,假如把事情曝光出去,别人一口一个唾沫都能淹死他们。”
    青年愤愤不平,叶河清却显平静。他有着超乎年龄的成熟与镇定,说:“你别生气,这些口头上的话没有对我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对方又是关系户,和店长说也起不到做大的效果作用,闲言碎语在哪都会发生,不值得曝到网上。”
    青年继而抱怨世道不公,人分三六九,叶河清波澜不惊地听着,等过了午间休息的一个小时,他还得继续去派送单子。
    叶河清目前是店里每天接到最多单子的外卖员工,一切只因为他有一张客户喜爱的脸,还有部分客户纯粹是跟风效果所致。
    因为单子多,店长顾及过他的腿不方便,曾把指定他的单子派送给其他外卖员,结果过去送餐的员工被客户投诉了,一个投诉对他们这群送餐的外卖员影响很大,投诉一次就要被罚款,因此没人敢再乱接他的单,叶河清每天至少一百五十个单子起步。
    他的腿承受不了每天不间断地工作量,于是店长才给他分了另外一名送餐同事,让他们两个人轮流开车。今天叶河清的搭伙同事请假,他自己开了一上午的车,左腿隐隐有些抽疼,趁休息一直揉,脚微微发麻。
    午后的工作继续,叶河清上午穿的工作服汗水泡湿了不能再穿,临时和交班的同事借来一件刚洗干净的换上,高温的气候环境下,室外如同一个巨大的蒸笼。
    叶河清眼睛周围及颧骨布着红晕,汗水透过帽檐沾湿眼睫,他隔一段时间把电瓶车停在路边用湿巾擦脸,脖子露出的肌肤也被阳光晒红了一片,看上去触目惊心。
    叶河清顶着高温送到下午接近五点,几片浓密的乌云远远的浮在天空顶,渐渐地越飘越近。夏日的暴雨都是突如其来的一阵接一阵,经历过高温的蒸熬,叶河清在路上又迎来了雷阵雨。
    他不得不停车靠在路边的公车站点,短短几分钟淋了一身雨,迅速从后备箱取出准备的雨衣严严实实套在身上,湿衣服贴着皮肉,汗津津的,委实算不得舒服。
    送完这单他就可以回去吃完饭休息一个小时,单子派送的地点有些特殊,富人区的别墅,不仅需要在门卫处登记,还得跟里头的户主取的同意证明保安才给他放行。
    哗啦啦的暴雨声让叶河清听不太清楚对方说了什么,他把手机交给保安,确定户主后,叶河清骑着小电车驶进小区。
    通往小区的路面淌着一片水,打落的叶子浮在水面,车轮碾过去,留下一串挲挲的声响。
    循着门牌号,叶河清找到地址,取出封存好的箱子,走到隔雨的地方才把外卖拎出。客户订的快餐分量足,他两手提起都有些酸软。
    按了门铃侯在大门等了几分钟,里面的人姗姗来迟,是个年轻阳光的男生。
    叶河清为了不碰湿快餐盒,雨衣解开才提的外卖。对方没马上接快餐,而是指指他,说:“你的衣服全湿了。”
    事实上叶河清的左腿碰过冷水之后不马上擦干并不好受,他忍着小腿不时的一阵隐疼,点头,回答对方:“路上下雨,不过箱子封闭性很好,外卖没有沾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