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春夏秋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有一些小苦恼。
    比方说换季要换衣服,去年的衣服配不上今年的自己;不做好保湿的话脸会干,搞不好还得起皮;查文献要不停跑图书馆,总找不到位置;男朋友性欲太强……
    齐梵原本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大四刚开学没多久,她要去实习,两人暑假里见面时间并不长,开学之后课虽然少了却要开始着手毕业论文,但是,男朋友总时不时就要拉她出去过夜。
    她劝自己,年轻男孩这个年纪本来就是这样的,正常现象,可还是忍不住感叹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本来,没开荤之前,他连拉她的手都要脸红。
    现在?呵。
    林修:“宝贝,你不想吗?我好想你,你想不想呀。”
    齐梵:“我最近因为毕业论文六根清净了已经。”
    林修:“……”
    齐梵:“你不学习,对不起我不认识你。”
    林修:“……”
    周三这天两个人约在了神圣的知识殿堂见。
    林修摆出一副矜持自律的样子,拿出电脑敲敲打打,齐梵一看……字都认识但是组合到一起这究竟是什么外星文明的产物?他们专业真的是人能学的专业?
    两人相安无事了几个小时,齐梵松了松肩膀,注意了下时间,有些奇怪地乜向林修,这人是真实存在的林修?两个小时安安静静写论文不腻歪她?
    林修知道她在看他,更知道她的疑惑,他严肃地抽出本自己的专业书,在最后一页写:好好学习,别开小差。
    齐梵画了三个问号给他。
    林修嘴角勾出一个笑。
    出了图书馆,林修一手提着两个电脑包,一手牵着齐梵,合握着塞进自己大衣口袋,梧桐绿道落下一地金黄叶片,走上去会伴随着沙沙的响声,齐梵被一片落叶砸了脑袋。
    林学霸答疑时间——
    “你不是说在图书馆对我怦然心动的,我刚刚认真学习的时候帅不帅?”
    齐梵笑到停不下来。
    “林修,你真的好甜。”
    林修恶心她:“梵梵,我就是你一辈子的糖。”
    齐梵拒绝:“不了吧,我怕蛀牙。”
    林修反驳:“那多刷牙,注意口腔卫生就好。”
    齐梵:“我戒糖,抗老防衰。”
    林修:“你是仙女,仙女是不老的,仙女只需要快乐。”
    齐梵最终放弃抵抗:“有理有据。”
    跟在后面一起出来被迫听完全程的某工科男:?????????
    ………………
    禾市有全国著名的赏枫胜地——枫山,七点前进山,凭大学生证可以免门票。
    林修,一个富三代,上下学自己开玛莎拉蒂没有配司机都算低调的豪门贵族,为了免四十块钱门票费赶了个大早。
    林修站在山门口,秋日的清晨温度还是很低,尤其在山脚,凉意更加明显,他只穿了一件黑色短袖,风钻进领口,他对此感到难以置信:“这就是你说的请我爬山???”
    齐梵:“体谅一下,再没几天就是双十一了,你懂吗?”
    林修:“我不懂。”
    只有零星几个住附近小区上了年纪的老人会这时候来爬山,此刻都已早早踏进了山道,齐梵左右看了看,踮脚巴着他胳膊亲了一下他嘴唇,抬头可怜兮兮地望着他。
    林修:“懂了懂了懂了!”
    枫山红叶,盖满了整个山坡,向阳的一片尤其红艳。
    到最后几乎是林修拖着齐梵在走。
    爬到山顶,齐梵找了个座位休息,阳光穿透云层落在枫叶上,映出层层透亮的红,林修倒比齐梵活跃,不停给她拍照,油然生出一种——谁的女朋友都没有他女朋友好看的满足感。
    两人坐在木椅上,他抓过女友的手握住,齐梵靠在他肩上,气氛太过美好,林修在那一瞬脱口而出:“梵梵,你愿不愿意嫁给我?”
    齐梵:???
    她吓得差点从椅子上跳出来。
    林修也有些尴尬,但话都说出口了,他发现现在竟然开始紧张起来。
    “……你怎么了?”
    林修:“想结婚了,突然。”他低下头,还有些害羞:“还想生孩子。”
    林修:“我也是突然想到这件事,你不用回答我也可以。”
    舔狗的卑微。
    齐梵:“那……我们去吃烤肉?我请你。”
    林修:“……好。”
    ………………
    其实,齐梵很早以前就见过林修,不是在学校里。
    大一结束那年暑假,她经由导师推荐,去了禾市某社区志愿者活动,活动和当地有名的公司合作,她和同行的学姐等在公司会客区。
    林修就在那时候经过,年纪轻轻却穿着一身定制的西服,身后跟着不少员工,可能是在轻声谈论工作,看着十分专业,与她们仿佛误入这里的普通人格格不入。
    他是其中最耀眼的那一个,学姐说那是我们学校同级的学生,听说家里很有钱。她后来又偶然知道了,那家公司总裁就姓林,是林修的父亲。
    所以一开始她就认识他,先入为主的观念里认为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是高不可攀的存在,他告白时才会拒绝他。
    齐梵最不理智的时候就是在图书馆,怦然心动的时候,然而即便到了此刻,他们热恋的现在,她都没有想过结果。
    可现在,她不得不好好想想了。
    林修做毕业论文的同时,家里还在催着他去公司打工,他最近陪齐梵时间就少了很多,恰好齐梵也需要去实习,两人只能保证周末能聚在一起,林修不满,想让齐梵搬到校外,住他公司附近自己的公寓里。
    齐梵还是心动的,他那离她实习的地方近,最近又没什么课,不用常去学校,然而也就动摇了那么一瞬,她最近在思考别的事。
    她在想他们俩的未来,有些担心林修妈妈会不会拿着一张支票让她离开林修,又害怕自己会不会不适应和林修真正在一起后要面对的豪门生活。
    她和林修在一起可以没有这些问题,可现实生活,总会从四面八方制造出问题。
    林修的朋友组局,几个公子哥各自携带了女友,各个肤白貌美大长腿,林修手上提了杯酒,觉得这些女孩子看上去都长得差不多,一瞬间怀疑自己是不是个脸盲。
    在他心中,齐梵永远是女神,女神之外的人,样貌程度就不太值得关注。
    其中有人说了:“老林,你最近不是交了个清纯女大学生吗?怎么不带来让我们认认人?”
    林修:“她加班,忙着呢。”其实是因为知道齐梵不爱这种场合,而且她是真的忙,他都好几天没见到她了。
    “好嘞,还是个工作狂啊。”
    那哥们带的女友端着酒杯走过来,贴着他坐下,对视的一瞬间就贴在一起热吻。
    林修拿着轻轻晃动,冰块敲击着杯壁,昏暗灯光下后头有人上台唱歌,他放在桌上的手机界面亮了一下。
    是齐梵回他下午发的消息:我忙到刚刚才看手机,等下要回宿舍,导师让我明天去她办公室。
    林修皱眉,似乎觉得最近齐梵在刻意地躲着他,不然也不至于总凑不到一块。
    旁边有女人坐在他身边,沙发陷下去,他闻到一股浅淡的香水味,有点像小时候闻到的报纸墨水味,还挺独特。
    女人膝盖微微倾向他,卷发发梢落在她小臂上,眉眼深邃极具侵略性,红唇的弧度迷人又性感:“林少,喝一杯?”
    林修笑了笑,身体后仰,闲适地靠在沙发上,他放下手中的酒杯:“不喝了,等会还要开车接女朋友下班。”
    女人一直在关注他,明明刚才还看到他在喝酒,知道这就是拒绝了,又不甘心,多问了句:“听人说您最近在自家公司做志愿者呢,我手上也有项目在和贵公司合作,不如加个微信聊聊?”
    林修:“那多不巧,手机快没电了,有事联系我们部门负责人就行。”
    女人再不多说,两三句话后识趣地起身离开。
    角落那边拥吻的人才把手从对方身上挪开,那哥们一杯酒下肚:“老林,这我女朋友姐们,听说你今天在才跟来的,你也太不给面儿了。”
    林修突然觉得索然无味:“行了,我去接老婆下班,你们玩儿。”
    “嗨,你这可不够意思!”
    他拿上手机,大衣挽在手腕上:“今天算我帐上。”
    “请客也改变不了你的畜生行径!”
    林修踢他一脚,笑骂:“滚吧你。”
    出去喊了代驾,一路开到了学校,他走到齐梵他们宿舍楼底下,此刻他们寝室已经熄了灯,他给齐梵发消息:梵梵,睡了没?
    齐梵回得很快:我忘开免打扰了,宿舍都熄灯啦,你这消息响的,吓我一跳!
    齐梵:我准备睡觉了,今天工作超多累死我了!你到家了吗?
    林修在带着凉意的风里打字:在路上了,你早点睡。
    齐梵:你也是!熬夜会秃的!886~
    林修一下笑出声,转身脚步轻快往校外走,他果然是想多了。
    已然是深秋时节,天气预报说下周会下雨,之后就是冷空气来临,齐梵总不愿意他接送她上下班,看来是要早点把她骗到自己那套房子里,他春夏秋冬的情侣睡衣都准备好了!
    ———————
    在po上写文,我的小姐妹是知道的,但是不知道id,有那么一天突然截图发我一张微博投稿,知春秋否这个id,因为以前用过她是知道的,于是,我就掉马了……很神奇。
    感谢这位让我掉马的姐妹,你的彩虹屁甚至令我怀疑自己。
    留言我都有看,感动2 0,有姐妹提议开短篇合集,采纳了,但因为都是脑洞,依旧不定期更新。
    新的一年,姐妹们有糖一起吃,有玻璃一起咽。
    祝暴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