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春夏秋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天气太热了,蝉鸣声争先恐后,从绿意盎然中涌出,梧桐绿道下走过稀疏几个学生,此刻多是泡在教室或寝室,少有在露天下瞎逛的,远处操场上一阵阵体测的哨声响过,伴随着青年人的笑闹声。
    情侣们,则是会选择奶茶店或图书馆,毕竟这时候,空调wifi成了人类之光。
    今天周末,林修和齐梵原本的打算是去一家据说很好吃的网红冰淇淋店,结果齐梵姨妈到访,就没去成,两人约到了图书馆。
    齐梵本来也没多想吃那家的冰淇淋,但是没去也就罢了,赶上姨妈期,心情无端郁闷,就格外地想吃,馋虫被勾得不行,两人原本都带着蓝牙耳机看电影,林修见齐梵一直皱着眉头,轻声说了句我去上厕所,就跑了。
    齐梵原本抱着他手臂,靠着他的肩膀,现在要一个人坐直了看电影,林修又去了很久,更加生气,忍不住发微信给他。
    梵梵:你也太慢了!!!
    林修是看她皱着眉头,猜到她不能去吃冰淇淋心情不好,于是跑去奶茶店买奶茶,还得买温的红枣枸杞茶,跑回来出了一身汗,却笑容明朗,拎起纸袋向她示意。
    齐梵看到他去买了奶茶,郁闷稍稍被抚平了些,心想他好体贴,茶也甜甜的,忍不住靠他身上,想蹭蹭他。
    林修离远了些,小声道:“别靠,我出了汗的。”
    他穿着黑色T恤,有些湿意,体温有些高,靠近他就能感受到一股热意,齐梵又坐直了。
    齐梵低头抿了一口茶,好啦!今天吃不到冰淇淋不说,连奶茶都只能喝热的养身茶,真是惨得不行,而且男朋友还不让自己靠近,她又不嫌弃他出汗有味道!
    反正是越想越委屈,最后抓起林修的胳膊,狠狠咬了一口。
    林修:???
    齐梵电影都看不下去了,拿出手机啪啪啪打字:我想吃冰的!
    林修手机震动,看到就在旁边的女朋友发来的微信消息,无奈发回去:忍一忍,宝宝,等姨妈过了我带你吃冰淇淋蛋糕!一整个九种口味那种!
    齐梵原本超想落泪的,看到这句稍微有点被安慰到,但仍旧委屈:我还想抱你!
    林修看到手机页面,真是……那种无可奈何以及猝不及防心里像被泡软了的心情,无法言喻。
    他侧身,先是捧着她的脸,轻轻地亲了一下她的嘴唇,然后整个人圈住她,微微晃了下她的身体,像哄孩子那样,用那种连自己都没发现的最温柔的语气道:“那就抱抱。”
    离得不远的同学:我做错了什么???不对在这神圣的知识殿堂里你们又在做什么!!!
    ……………
    姨妈总算走了,两人约了周五晚上出去吃冰淇淋,下午齐梵三点课结束,林修却有一节实验课要上,林修专业的实验课特别变态,每次都要拖很久,齐梵知道这点,所以在楼下等他的时候开了一局王者荣耀,十几二十分钟的话,打王者时间就过得快一些。
    说起来,打游戏还是林修带她玩的,后来变得沉迷的反倒是她,晚上做完作业看完书会喊他玩几把排位。
    林修今天要带齐梵去吃她心心念念的冰淇淋,实验课上操
    綪到гоцSΗЦЩЦ,ㄨYZ閱讀后續章擳作一刻不停,生怕她等久了,课间也没有休息,好歹是在三点多点完成了实验,接下来就是记录数据了,他拍拍同组老王的肩:“后面交给你了,报告等我回寝室和你一块写。”
    老王今天除了打打下手以外没做什么,很轻松地混了一节实验课,基本上都是林修在动手,他这时候识相的很:“去吧兄弟,别让你女神等久了。”
    林修就跑下楼找女朋友去了。
    结果也是发现她坐在那打着游戏,战况激烈,林修走近了她都没发现,还是手上人物死了,她抬头松松脖颈才看到。
    “你今天怎么这么快?!”
    林修:“……怕你等啊。”
    齐梵:“哦,那我去上个厕所,你帮我打一下。”
    林修接过手机,操作着人物才没两分钟,正是要开启团战的关键时刻,他……不小心给按了锁屏——他们俩一直都很尊重对方的隐私,也根本没想着要告诉对方密码这个事,就尴尬地拿着手机。
    齐梵很快出来,问道:“结束了?”
    林修有些尴尬:“我不小心按了锁屏,团战挂机了……现在估计已经结束了……”
    齐梵:“……”
    她眨眨眼,打开手机,果然界面上显示了失败,她把手机塞口袋里,很自然地去牵他的手:“没事啊,你记得等下帮我再打回来哦。还有,我的手机密码是2580。”
    林修愣了愣,然后有来有往道:“我的手机密码是980313。”
    两人正往外走,林修自觉给齐梵打遮阳伞,齐梵一手勾着他的胳膊,一手拿出手机。
    林修的车这周被堂哥借去开了,两人在校门口等着网约车,突然齐梵扯扯他的袖子,他低头。
    女孩可能是被晒得脸有些红,她亲了亲他举着伞的手背,然后说:“我也把我的手机密码改成了你的生日。”
    那一瞬间,林修心里像是被什么挠了一下,有些痒痒的。
    直到坐在车里,空调凉意十足,平息了他有些微急促的呼吸,可心里那种被击中的感觉犹在,就好像是刷微博看到了什么可爱的小动物,忍不住很想说好萌,区别就在于,他的这个小动物触手可及,还很香,可以随时揉揉她的脸。
    齐梵原本安静地坐着,旁边忽然伸出一双好看的手来,掌心贴着她的双颊就是一阵揉。
    齐梵:……干嘛?
    要不是她今天没打底妆,只画了眉毛涂了口红,他可能要挨打!
    晚上,工商管理系的女神更新了一条朋友圈,图片是模样诱人、华丽精致的冰淇淋蛋糕,配文是——九种口味的,芝士味最甜。
    校草也是同样的蛋糕图片,另外加了一张女神举着小银匙,似乎在苦恼选哪种口味的照片,画面里暖色灯光下的女神皮肤莹润,透瓷一样的白,黑色短发垂到颊侧,显得脸小巧而精致,嘴唇嫩红饱满,神色温柔,眉目真当如画。
    配文却肉麻得很——九种口味,都没有你甜。
    下面一溜的点赞和工科单身狗们排列整齐的队形——九种口味,都没有我们的狗粮甜。
    …………
    两人趁着夜色逛街,禾市市中心商业区有好几家大型商场,又是周五,热闹得很。
    恋爱之后,林修总想着要对齐梵好,也送过化妆品护肤品,但是齐梵有时候嫌麻烦,就只是涂个防晒,对化妆品的喜爱没那么热烈,护肤品又有惯用的,不常缺,每次林修送这种,她都不是特别喜欢的感觉,送包送鞋子也有,但齐梵明确过不要送太贵的,得了解什么价格适中,还真是费了他不少心思。
    好歹是禾市阔少,了解的都是从妈妈辈听到的,要么就是堂妹表姐那平常总问他要的礼物里,那几个号称是贵妇级的品牌……送了一次就被齐梵说了。
    谈这个恋爱,也是没怎么体现出一个富三代该有的手笔,在几个堂兄弟之间可以说是谈出了很简陋朴素的恋爱。
    齐梵挺宠辱不惊理智消费的,也回送礼物,就是正常她能负担的起价格的礼物,被林修当宝贝一样到处炫耀,两人倒是没怎么因为消费观产生过差异。
    但今天,林修想着正好她也出来了,就问问她自己想要什么,带着她去专柜。
    林修:“梵梵,你最近缺什么?”
    林修:“梵梵,这个口红色号听我姐说还不错,要吗?”
    林修:“梵梵,这个手链挺搭你的,我们试试看?”
    齐梵被拉着逛了几个专柜,也知道他想送她东西,想了想:“买个洗面奶吧,还有这个水乳也需要。”
    林修:刷卡。
    逛完专柜,齐梵拉着他去负一楼超市,林修还以为她要买零食,结果直接去了收银台……的旁边。
    齐梵不知道尺寸,外加上没经验,让他自己挑。
    林修脸一下红了,都没伸手,拉着齐梵就往外走。
    找了个人少的地方,他仍旧红着脸,但回过头又有些生气:“齐梵,我给你买东西只是想对你好,和你谈恋爱也是一样的,不是只想……睡你。”
    他想到了齐梵很少主动开口说要什么,今天却什么都没拒绝,他了解她,她家境不说非常好,但是父母都是医生,还算殷实,接受的教育都是女孩子要独立自主,家里有的都会提供,不能动歪脑筋依靠别人,她更不是虚荣的人,今天会这样,是不是误以为他是那种花花公子?走肾不走心那种?
    齐梵有些奇怪:“……我们都谈了那么久了,你不想吗?”
    林修:“我想啊!”他哽了哽:“不!我不是!我是……想和你结婚再那个的!”
    齐梵震惊:“你思想好保守啊!”
    林修:……他还不是为了表决心!
    林修闭了闭眼,有些委屈:“梵梵,我是真心喜欢你的,我想毕业就和你结婚。”
    齐梵:“那你想的挺久远。”
    林修:“……”
    齐梵妥协:“我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那我再期待下次好了。”
    林修:!!!
    林修抓住她的手腕,有些发狠似的,眼角被气得有些红:“跟我走!”
    城郊的凌越酒店,禾市出了名的度假酒店,凌越的言遇言总今年结婚,最近刚和妻子赵沐桦度完蜜月回来,林修一个电话打过去。
    “哥,凌越二十八层,帮我开一间房。”
    ………………
    凌越二十八层套房,恒温22度,可林修却觉得自己身上烫得不行,齐梵拿着新买的洗面奶和水乳进了洗手间。
    因为她的早有预谋,他的心跳极快,房间隔音很好,导致了整个空间里只有他自己的声音,他找出了避孕套,先拆了一个,之前只是大致知道,现在就等实战了,研究完后,他把这一个连包装都藏进了裤子口袋,还是不要在女朋友面前暴露自己的知识
    綪到гоцSΗЦЩЦ,ㄨYZ閱讀后續章擳盲区了吧。
    齐梵披着浴袍出来,她头发还有些微的湿,几缕不听话的更短些的发丝蜿蜒垂在耳旁,皮肤在灯光下莹莹似透光,她眼神清亮,唇角带笑。
    她是那样迷人。
    齐梵:“你去洗吧。”
    林修:“哦,好。”他微弯着腰,进了浴室。
    他……已经硬了。
    出来的时候,齐梵正躺在床上玩手机,结合她今天主导而淡定的表现,他有种……梵梵好像个嫖客哦……的感觉。
    他单膝跪在了床上,齐梵见他过来,转身放下手机,伸开双臂。
    林修会意,把她整个人环住,圈在了怀里。
    “梵梵,你知道吗,今年冬天,我打完篮球出来,正好在开可乐,抬头的一瞬间,你从我对面经过,然后侧过头和别人说话,你的头发就是这样垂下来,那是我第一次注意到你。”
    齐梵:“嗯?”
    这太安静了,他疑心她听到自己的心跳太快,就在那胡乱说着什么,这是他脑海里总回忆的画面,他可以不加思考,下意识地将自己的内心袒露给她。
    林修仍是单膝跪着,嘴唇轻触着齐梵的面颊,若即若离地吻着,眉毛、眼角、鼻尖……还有她艳红的唇角。
    “原本我以为就这样了,可是后来总是忍不住想到遇见你的那一刻,就开始向别人打听你……”
    他撬开她的唇,她没有防备,两人唇尖陡一触碰,便是燎原般勾缠,室内响起暧昧的水啧声,齐梵有些受不住,手上便紧紧勾着他,使得两人靠的更近,林修一个没注意,就被她带的向床上倒去。
    这下可好,他整个人向床中央膝盖曲着挪了一下,贴近她的位置,将她整个笼罩在自己的身下,这样上下的姿势令他瞬间弓起背绷紧了浑身的肌肉。
    齐梵吞咽了一下,舌头却被他勾着,从喉头发出一声娇哼,林修支起身子,他被这声音烧得失去了理智,他有些不知轻重地掐着她的腰,浴袍在纠缠中已经松开,露出她肩头白皙的皮肤,他轻而易举打开她的衣服,滚烫的吻落在她左胸口。
    “梵梵,我后来一直在偷偷关注你,你每周三都要去图书馆,写作业好认真,我有几次都想和你搭话……可是你都不太想和我说,我觉得我好像打扰到了你……”
    他的手往下探,从她挺翘的臀部向下再向下,指尖接触到了她娇嫩湿润的花瓣,他摸索着,探究一样的,触碰每个他能碰到的角落,因为他的手,齐梵不得不微微曲起自己的左腿,她有些难耐的用膝盖去蹭他的腰,他的言语令她心里涩涩的,又因这酸涩品咂出了甜蜜,她捧起他的脸,珍而重之地吻上他的眼角。
    “你虽然很难追,可是我好喜欢追你的过程,我想我一定要追到你,对你很好很好,谁都比不上的那种,好到我只会是你唯一的选择……到后面和你一起上选修课,我都还是很快乐。”
    齐梵想,可那时她已经拒绝了他。
    齐梵躺在那,闭着眼,呼吸乱了节奏。
    “可我知道你,比你还早,同意和你在一起,是因为有次在图书馆,我从洗手间回来,看到你帮我把原本凳面螺丝松了的椅子换掉。林修,那一瞬间,你真令我心动。”
    他将她按在床上,腰部耸动,刚刚进入太艰难,好在她足够湿润,此刻她流出的水更多,性器摩擦也更厉害,他次次都撞得狠,齐梵原本还咬牙忍着,现在已经完全放开,喘得他心头起火。
    压着挺干了好一阵,齐梵一手紧紧抓着床沿,另一只手搭在他肩上,林修盯着她看,忽然贴近她,手伸到她后背,两人的胸贴到一块,密不可分,他的肉棒尽没入,他停止抽插,却支着腰打转着摩挲。
    “啊……啊……林修……”她失神叫喊。
    林修抱起她,往上颠着她颠了十来下,她圆润的嫩乳擦着他的皮肤,短发发尾时不时划过他的肩头。
    他很快又不满足这样,左手抬着她的臀,右手箍紧她腰,跪着面对面撞她,这时她倒能勉力配合他,抱着他的肩就开始主动了起来。
    林修闭上了眼,跟着她的速度慢了下来,喉头上下滑动,吞咽了一下,齐梵鬼使神差地,含住了那一片突起的喉结。
    林修猛地睁开眼,漆黑锐利的目光凝视着她,对待齐梵,他一直都是个温柔体贴、极尽呵护的完美情人,可他此刻,终于暴露出了自己随心所欲的那一面,他微勾起唇,看上去有些痞,又似勾人心魄,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她的下颌,像个吃人的魔鬼。
    “齐梵,我可以给你我的一切。”
    说完这句话后,他将她的胸乳含入嘴中,身下不停,但速度与力道都提高了,肉器在她体内横冲直撞带出晶亮透明的液体,齐梵长着唇,却已无力喊叫。
    年轻的肉体对探索未知,总仿佛有无尽的活力,这夜漫漫长,青年却一次都还未完。
    女人颓然趴在床上休息,青年吻着那线条优美,细腻的背,轻轻咬出红痕。
    声音疲累,却还是困惑问道:“你怎么好像小狗,是不是在磨牙?”
    青年低笑,“不是,就……有点上瘾。”有些沙哑,又有些带着荷尔蒙释放地引诱:“休息够了吗?”
    “还来?!”
    “……去浴室,怎么样?”
    随后抗议被阻隔在了另一道门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